在小说《士兵突击》中,许三多是如何从红三连五班转到钢七连的?这对他是幸还是不幸?

在小说《士兵突击》中,许三多是如何从红三连五班转到钢七连的?这对他是幸还是不幸?

由热心用户 早晨从下午开始 提供的回答: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读兰晓龙作品《士兵突击》原著第四回。

看原著,更深入。

07文档网 www.07swz.com

许三多终于把路修好了

老马和李梦,老魏,薛林他们也被许三多带动起来了,于是他们也决定要修路。

可是路已经修好了,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修什么,最终大家决定沿着这条路修一个五角星出来。

由于这条路是用各种颜色的石子铺成的,路旁还点缀了一些植物,再加上这过于复杂的造型,所以这看起来就有些不像路了,而像一条花坛道。

他们还在这个五角星的中心树立起了一根旗杆,并升起了五星红旗。

也正是这条路,这个巨型的五角星,这个旗帜,在演习的一天,成功的吸引了一架直升机上的首长的注意。

于是从军部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团部;营部更是越级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五班;连长也都在电话里询问五班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把动静搞得这么大?

五班的战士们到底做了什么事呢?

其实就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新修了一条路。

这条路,惊动了上层

惊动了上层的五班,很快就迎来了指导员何红涛的大驾光临。

对于五班,特别是老马,其实在何红涛的心中,他是觉得有亏欠的。

老马对于三连,甚至全团都是有贡献的。他带出来的班长,现在都是各连的骨干了。

三连一直想把老马留下,可是却需要一个由头。

而这次就是一个好机会,弄好了,那就是一个三等功,这样老马就可以继续在三连干下去了……

老马打心眼里也是不想脱去军装的,就跟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脱去军装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

过了一段时间,何红涛再次来到五班。

跟老马带来的却是一个坏消息:今年团里的精神是把有限的荣誉留给一线的战斗人员,后勤保障的尖子只能留到明年了。

但是何红涛也算是对老马情深义重,他这次带来了团部宣传科的张干事,就是想再把这个由头炒一炒,万一还有希望呢?

老马的心里话和张干事的速写

对着何红涛,张干事以及李梦,薛林,老魏,老马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来这里,没有等来升华,等来的却是日子叠日子,大眼瞪小眼……

直到等到了一个新兵蛋子,他一来就把我们几个老兵油子给教育了。

这条路是怎么修起来的?你们知道吗?

这是一个人修路,四个人拆路修起来的。

是那个新兵蛋子用心用汗用时间修起来的……

张干事听得兴致勃勃,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个新兵蛋子,许什么在哪里呢?

顺着老马手指的方向,只见地平线上终于能看见那条路尽头的岗亭和红旗,许三多小小的身影在五角星形的端口上站着。

张干事突然大喊一声,别吵!一阵灵感袭上心头,他妈的,怎么没带尼康!带个狗屁数码。

继而他又拿出一个速写本来,可是笔只有圆珠笔。

何红涛犹豫着拿出了钢笔,结果被张干事捡块石头给弄弯了,开始在纸上行云流水起来……

张干事推介许三多,团长下令调出

在团部的靶场,团长从主战坦克下来抓住了张干事,说道:老张啊!恭喜你啊!在《解放军报》上看到你画的画在全军美术比赛中得了三等奖。画得挺来神,就是有个疑问,哪里有那么大的五角星能让士兵站在上面呢?

人家评论都说是象征主义与写实精神的作品。你说,你跟我们这些当兵的讲什么象征嘛,要事实!

张干事回道:报告团长,我这可不是象征,那就是事实。我画的地方就在咱们团,兵也是咱团的兵。你还记得咱们八十年代曾经想在那里修一条路……

团长听了张干事的话,陷入了思考:一个人,干成了自己当年一个加强排都没有干成的事。

他是越听越有兴趣,就说:如果真有这个兵,那么放在五班实在是浪费了,应该放在这战车里打冲锋!

团长的话,在团里那就是一言九鼎。

很快,团部的电话就打到了红三连连部,指导员何红涛接完电话,就往五班赶去。

许三多拒绝离开五班,何红涛夸他有情有义

许三多听到这个消息,居然不是欣喜若狂,而是避之不及,伤心流泪。

五班做了一大桌菜给许三多饯行,可是许三多却跑了,跑到草原上的草垛子里藏了一晚上。

何红涛没有等到许三多回来,只好走了。

他命令老马明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许三多给他带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许三多偷偷摸摸的回来了。

老马他们一下子就把他抓住了,老马问他:为什么不听命令?

许三多哭着说:我离开过家……我不愿意再离开家……

为了许三多的前途,他还是被老马他们押到了连部。

何红涛见到许三多,并没有他们意料中的火气,而是语重心长的对着许三多说:我带了上千号的兵了。我最信一种有情有义的兵。你小子有情义,也不枉你班长对你这么好。

接着,何红涛就带着许三多去见团长了。

许三多转了一大圈,还是回了钢七连

在团长办公室,许三多一个人生生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站了许久。

团长办完手上的事,看着许三多,对他说:我穿军装这么多年,看到的标准立正没有几个,你是之一。

看着不知所措的许三多,团长有意要结束这场谈话,于是就直接问:你有什么特长,希望调到什么岗位去?

许三多忸怩而沮丧,因为他并没有什么特长,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岗位,最后吞吞吐吐的说了句:我服从组织安排。

团长最烦这句话,就让许三多再好好想想,也就没有搭理许三多了。

许三多的焦点突然盯在了团长身后窗台的一辆战车模型上,再也挪不开眼了。

团长看到许三多眼中的热情,一下就有了主意,就对许三多说:你就去钢七连吧。

许三多还是那句话:我服从组织安排!

团长看着许三多这个样子,若有所思的对他说:许三多,很多复杂的事其实是简单的。很多简单的事又是复杂的……

至于到了钢七连的许三多,对他是幸还是不幸,就不是我能够评判的了。

我相信在他的心中,这是他的幸运!

因为他觉得只要有战友的关爱,有家的感觉,到哪里都是幸运的。

五班是幸运的,钢七连也是,以后的老A也是!

早晨从下午开始,带你一起读《士兵突击》原著小说:第四回。

喜欢请点赞,加关注,还有精彩后续等着你。

由热心用户 修天车批发遥控器 提供的回答:

许三多在五班刚开始是不被接纳的,但他把在新兵连学到的优良做风和自律自息一点点的改变三位战友,首先老马做为班长也因为许三多的到来,深刻的意识到他们在浑日子,做为一名军人这样子会很快被军队所淘汰,老马并不舍的离开,却又无法改变现状,是许三多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作为一个班长,是多么的不合格,也因为修路这件事,许三多才慢慢地被战友接纳,是许三多教育了他们三个,老马把一切功劳和推到许三多一人身上,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班长了。这件事被张干事扩大以后,就被调到了团部去报道,本来有机会给自己找个轻松一点的岗位,但这并不是许三多想要的,是七连,因为在七连有史班长和成才 可以说是这两个人让许三多七决定留在七连的一个理由。可许三多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和脱变,又不得不面临着老马和史今班的离去,这两个人是他今后当兵生涯中重要的两个人,这两人的离去和从某种意义上讲对许三多又是不幸的,一名士兵的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三多的代价太大了。 那么许三多去了七连以后,对一名士兵想要成长来说许三多是幸运的,因为史今班长为了他可以和连长还有多年的战友闹掰也要把许三多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还有后来七连的改革,进入老A这一路走来就像是按排好的一样,当他在部队中找到自己的目标和定位时,那么他进入七是对的也是幸运的。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为您推荐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