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作为孔子最宠爱的学生,为何会被剁成肉酱?

子路作为孔子最宠爱的学生,为何会被剁成肉酱?

由热心用户 岁月是一条河流 提供的回答:

孔子最得意的弟子应该是颜回。颜回作为孔门七十二贤之首,曾被孔子视为其衣钵传人。可不幸的是,颜回在四十岁时英年早逝。时年七十一岁的孔子痛心不已,直呼“天丧予!”颜回的逝去,孔子甚至比失去亲生儿子孔鲤更加痛心。但祸不单行,在颜回死去的次年,也就是公元前480年,孔子的另一得意门生子路也在卫国内乱中丧生,先于恩师孔子离世。孔子在得知子路的死讯后,悲痛地说:“这是老天要断绝我呀!”

07文档网 www.07swz.com

相比于德行贤良、谦逊恭让的颜回,子路在孔子众弟子中个性鲜明,耿直忠义。 子路出身贫寒,但他行侠仗义,特立独行。在成为孔子的学生后,他对孔子非常敬重,陪伴恩师周游列国,是孔子弟子中侍奉孔子时间最长的学生。

子路生性率直,他尊重孔子,但有时也对孔子的言行直言不讳地提出批评。 当孔子首提“正名”时,子路就批评老师太过迂腐。孔子周游列国时,在卫国被卫灵公的宠妃南子召见。南子本是宋国公主,她颇有姿色,但性情淫荡,嫁与卫灵公后仍与宋国公子朝私通。子路对老师答应拜见南子一事耿耿于怀,认为像孔子这样一位圣人、贤者,应该是不屑于与南子这样一位声名狼藉的女人会面的,除非孔子也仰慕南子的美貌。面对子路的指责,孔子急得指天发誓,表白自己的清白。在《论语》中,有多处记载,子路曾对老师提出过批评意见。

子路性格率直,为人耿忠信义。性格决定命运。公元前480年,卫国发生内乱,子路时任卫国大夫孔悝的家邑的长官。孔子深知子路忠义的性格,当他得知卫国内乱时,他就担心子路的安危,恐怕子路会回不到他的身边了。

卫国的这次内乱也是源于南子。南子嫁与卫灵公后,仍与宋国公子朝私通。卫灵公之子、太子蒯聩为此感到羞耻,与家臣戏阳速谋划除掉南子。谁知戏阳速反悔,此行动被南子察觉。南子向卫灵公告了太子蒯聩一状,吓得蒯聩逃到宋国去了。

公元前493年,卫灵公去世。南子欲立卫灵公的儿子郢为国君。可是郢比较胆小。他觉得太子蒯聩出逃,他的儿子辄还在卫国。有这爷俩,他即便当上了国君,也是干不安稳。于是他识趣地辞让。南子无奈,只得立蒯聩的儿子辄做了国君,这就是历史上的卫出公。 就在卫出公即位这年,这时卫出公的父亲蒯聩早已投奔到晋国。晋国的领袖赵简子派阳虎等人送蒯聩回卫,意图让蒯聩即位,被卫兵拒之境外,卫出公这才在国君之位上安稳地呆了十二年。

卫国大夫孔悝是蒯聩的外甥,孔悝的母亲伯姬是卫灵公的女儿,蒯聩的姐姐。伯姬在丈夫孔文子死后,便和孔府的仆人浑良夫相好。蒯聩以取得王位后,答应姐姐嫁与浑良夫为诱饵,换取了伯姬和浑良夫支持他回国夺位。

为取得卫国大夫孔悝的支持,蒯聩与姐姐伯姬、浑良夫策划劫持了孔悝,胁迫孔悝支持蒯聩夺位。 孔悝被劫持后,孔悝的管家栾宁马上给子路报信,又马不蹄地护送卫出公逃亡到鲁国。 子路得知了孔悝的危急情况后,马上前去营救孔悝。在城门外,子路遇见了逃出城的师弟子羔。子羔劝说子路赶紧逃命。但子路认为既然拿了孔悝的俸禄,就要有所担当。于是,子路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只身冒死进城。

当时蒯聩劫持了孔悝,胁迫孔悝登台签署盟约。子路要求蒯聩放人未果,就直接在台下点火。这时蒯聩与其他两位武士联手与子路展开决斗。这时的子路已六十三岁,年老体衰,根本不是三人的对手,很快就身负重伤,头上的帽子也被击落在地。子路在身死之际仍言“君子死,冠不免”,他强撑身体,用尽全力整理好冠缨,在他结系缨带的时候,被武士杀死。

子路在卫国内乱时,他完全可以跟师弟子羔一样,远离是非之地,保全自身性命。可他却不畏死难,以身赴死。“食人之禄,不避其祸”,子路是一位有担当的忠义侠士。

由热心用户 青鸟凤凰文创 提供的回答:

大家好,我是青鸟凤凰文创,如果我的回答可以帮助到您,请您关注我!

孔子学生众多,且不说后来儒家思想成为主流思想之后,几乎所有读书人都是儒家弟子,包括现在的我们。就算在当时,追随孔子的学生依旧是有非常多的,而这其中就有一个敢直接“怼”孔子的学生子路,他还担负孔子保镖的责任。

然而,这样一个受到孔子喜爱的学生,最终的结果却是被剁成了肉泥,到底是为何?子路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子路还未拜孔子为师的时候

是一位很有个性的“杀马特”青年。他头顶上戴着鸡冠帽,上面还插着一根雄鸡毛,随身带着一把公猪样子的剑,在街上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如此造型让周围的人都躲着他。

子路走在大街上,迎面看到孔子朝自己走来。孔子身材也很高大,而且外貌奇特,这让子路很不爽。此时子路的斗志就像雄鸡一般被激起,快步走到孔子面前进行挑衅。

孔子对子路的言语都不予理会,准备绕过子路离开的时候,子路一着急就把孔子按倒在地,然后就是一顿胖揍。

子路没有拜师之前,虽然人很正直也很重孝道。但是子路属于好勇斗狠性质的人,但是子路的好勇斗狠一般也都是锄强扶弱,从不欺凌弱小。

子路拜孔子为师

子路跟随孔子之后虽然经过了孔子儒门的洗礼,但子路身上的野性也没能全部消散,所以孔子评价子路,“虽已登堂,但未入室”。也就是说子路生性豪爽成不了儒雅君子了。

卫国当时朝局很混乱,卫出公的老爸蒯聩一直想把儿子的国君之位抢回来。蒯聩是孔悝母亲的弟弟,也是孔悝的舅舅。父子二人之间的互相伤害,孔悝和母亲立场相反。

母亲支持弟弟蒯聩,孔悝支持表弟卫出公。但孔悝是卫国的执政官,蒯聩要想做国君,必须获得孔悝的协助。

孔子对子路评价

孔子认为子路伉直好勇。这既是对子路个性的贴切总结,也像是一道催命符,死死的黏在子路身上,最终伴随子路成为一摊肉酱。

孔子曾经说“若由也,不得其死然”,意思是,“像子路这样,我恐怕他以后不得好死吧”。听起来有点像诅咒子路的意思,其实这正反映了孔子对子路深沉的爱。

因为孔子深知子路勇猛的性格,在那个战乱纷争的年代,越是勇猛的人,可能死得越惨,这真的是一语成谶。孔子听说卫国发生政变后,担忧地说,子路怕是回不来了。

君子就是死也要衣冠整齐,子路在系好帽缨过程中被人砍成了肉泥。这也是孔子教导的好,孔子平常都教导子路注意衣装打扮,才能够符合“士族”的地位。

子路在打斗中可能想起孔子的话了,不能掉了士族身份,所以正衣冠被砍。问子路为什么被砍成肉泥,是因他想挡“蒯聩”成为国君的路,所以被蒯聩属下砍成了肉泥。

小编个人觉得子路这个人,真的是成也是他的性格,败也是他的性格,希望我们在工作中、为人处世中还是可以圆滑些比较好!

由热心用户 萧晓四姑娘 提供的回答:

子路的死实际上是非常悲壮的,但同时又是一种近似迂腐的表现,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在当时礼崩乐坏的大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但从子路本人来看又是合乎情理的,他本身就具有侠义精神,虽然不能用“仗剑走天下的侠士”来形容他,但是他确实是勇武侠义的,又跟着孔子学习了那么久,受“礼乐”熏陶日久,自然对“忠义”有自己的见解。

由热心用户 大秦铁鹰剑士 提供的回答:

子路结缨而死完全是因为他陷入了卫国的一场内乱之中,在战斗中子路帽子掉了,他停止战斗戴帽子,敌人趁机将他乱忍砍死。卫庄公当了国君后,将子路的尸体制成肉酱送给孔子,不久孔子忧愤而死。子路是孔子的七十二贤人之一, 也是孔门十哲之一,他的死对孔子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孔子之后再没有吃过肉酱!

卫国是周公旦平定三监之乱后册封的一个姬姓诸侯国,公室是周王室康叔封的后裔,平民则是殷商遗民。卫国有着监视殷商遗民的重任,因此卫国在立国之初是十分强大的;周平王东迁时卫国还出兵勤王,实力强劲。春秋以来,卫国国势日衰,最终被狄人灭国;在齐桓公的帮助下,卫国再次复国,但是实力大损。

卫灵公时卫国的国势已经很衰败了,但这并不影响卫国诸公子争权夺利,卫灵公的太子蒯聩跟南子不和,双方内斗不断。南子原本是宋国公主,后来嫁给卫灵公做夫人,卫灵公政治水平有限,国家大事皆决于南子。太子蒯聩刺杀南子失败后,被南子驱逐出境,寄居在宋国。

卫灵公薨后,南子将国君之位传给卫公子郢,但是公子郢坚决不当国君,于是国君之位传给了前太子蒯聩的儿子卫辄,也就是卫出公。前太子蒯聩在宋国呆不下去了,因为南子是宋国公主,所以他就带着手下投靠了晋国六卿之一的赵鞅。赵鞅承诺帮助蒯聩夺回卫国国君之位。

孔子周游天下时,南子曾召见过孔子,两人隔帐见面,南子叩头还礼时,身上佩饰发出清脆响声,孔子的学生子路对此颇为不满。南子敬佩孔子的为人,就按排子路去卫国大夫孔悝门下当差,治理蒲邑。据说子路治理蒲邑三年,政绩效著,他兴修水利获,实施仁政,得到百姓们的一致好评。

前太子蒯聩在赵鞅的支持下回国继位,被卫军击退。数年后不甘心失败的蒯聩挟持卫国大夫孔悝作乱,子路听说后前去解救主公孔悝。蒯聩命武士石乞击杀子路,在战斗中石乞一戈将子路的帽子打落,子路说:君子死,冠不免!于是子路停下战斗系帽子,石乞趁机杀死子路。蒯聩取得君位后,将南子处死,又将子路砍为肉酱送给孔子。

唐开元二十七年,唐朝追封子路为卫侯;宋大中符二年,宋朝加封子路为河内公;南宋咸淳三年,追封子路为卫公。子路生得光明磊落,死后受到各朝皇帝追封,明嘉靖九年改称子路为先贤仲子。

由热心用户 另类文史 提供的回答:

另类君答题^_^

孔子最宠爱的学生应该是颜回。颜回作为孔门七十二贤之首,曾被孔子视为衣钵传人。“安贫乐道”的成语,男主就是颜回,然而天妒英才,颜回在四十岁时英年早逝。

时年七十一岁的孔子痛不欲生,哭喊道“天丧予!”

颜回挂了,孔子心如刀绞,几欲昏厥。然而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80年,与孔子亦师亦友的子路也在卫国内乱中丧生,先于恩师孔子离世。

孔子在得知子路的死讯后,悲痛地说:“天亡乎!”

相比于安贫乐道、谦逊低调的颜回,子路在孔子门下。 子路出身贫寒,但他行侠仗义,桀骜不驯。在成为孔子的学生后,他对孔子非常敬重,与恩师生死相随,是孔子弟子中孔子最为倚重的存在。

子路率真蠢萌,他心底里尊重孔子,但有时对孔子的某些言行却常常当面诘问,当然,孔子不会计较子路的呆萌,倒是常常围绕子路的疑问娓娓道来,微言大义,将一场争执转化为流传千古的说教。

公元前480年,卫国发生内乱,子路时任卫国大夫孔悝的家将。在一场宫廷内讧中,子路无视亲友提醒,毅然决然的为家主挺身而出,加入战斗。

子路的本意是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然而对方三个人组队和他对阵。而这时的子路已六十三岁,年老体衰,双拳难敌六手,很快就身负重伤,头上的帽子也被击落在地。子路在身死之际仍言“君子死,冠不免”,他强撑身体,用尽全力整理好冠缨,在他结系缨带的时候,被三人乱刀砍死。

子路死后,他的敌人命令军士将他剁为肉酱。

现在总结一下,通常有一种误解,就是子路是因为战斗中要把帽子扶正而死,其实当时子路已经生命垂危,他想做的只是“即便是死,也要体面”的事情,孰是孰非,读者君自行体会吧。

由热心用户 历史知事 提供的回答:

子路死的有点冤,居然是因为帽子掉了被砍死。

子路死前说的一句话是“君子死,冠不免!”整理帽子的时候,被卫国人砍死了。

子路的师傅孔子说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子路没有听师傅的话,所以就死了。

孔子还说过“孔文子何以谓之问也?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子路之死,就是为孔文子一家而死。

《论语》中有很多关于孔子在卫国的事情和言论,感觉几乎注定了孔子的大弟子子路被砍死的命运。

子路在孔子的弟子中,属于武功第一的冲动型选手,相当于孙悟空、张飞、李逵那样的样式。子路第一次出场,戴着高高的鸡冠帽,奇装异服的习惯和刘备差不多。子路找孔子决斗,孔子拿着一支短棍,三两下就把子路ko了,于是子路成了孔子的学生兼保镖。

子路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孔子周游列国,到达卫国,春秋第一美女男子和孔子见面,两人在宫闱之中谈了很久很久。南子在卫国,一方面是卫灵公的妻子,老夫少妻的典型,另一方面在卫国国内外有很多情人,在大多数的“卫道士”看来,这是一个十足十的荡妇。可是,孔子却理解她,并没有用歧视的眼光看待她。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其实是赞美南子很有才能,别人只看到了她的美貌,误以为她是靠脸吃饭的女人。

南子最强大的能力是听力,听着别人的脚步声,就能判断对方是谁。卫灵公接待臣子或者外宾时,经常让南子在屏风后面听声音。南子听着别人的声音,就能觉察出对方的弦外之音,就此,南子逐渐掌握了卫国的大权。

因为南子和孔子聊的太久,卫国上下纷纷说“才子配佳人,我们的南子给我们引入了高端人才!”子路听说这样的话,又找孔子决斗,“你咋能睡别人老婆?弟子们给个解释!”孔子对天发誓“我要是对南子有邪念,让老天劈死我!”

其实,南子是宋国的公主,孔子是宋国流亡在外的公族,这俩人其实都是微子启的后人,都是商朝的后裔,五百年前是一家。按照同姓不婚的习俗,两个人即使互相喜欢,也不可能在一起。

南子在卫国掌握大权,必然与卫灵公的长子的蒯聩发生矛盾。这个蒯聩读作“块愧”,和司马迁的祖先蒯聩同时代且同名。只不过司马蒯聩是赵国人,这个蒯聩是赵国侵略者的带路党。

卫灵公活着时,蒯聩就和南子势同水火了。卫灵公死后,让南子辅佐年幼的孙子(蒯聩的儿子)当了卫出公。蒯聩一急眼,就投靠晋国大卿赵鞅,请赵鞅帮忙回国正位。当时晋国公族已经式微,晋国依旧是北方霸主,晋国的卿,在礼节上要高于小国的国军,所以蒯聩这个“儿皇帝”当的不委屈。赵鞅的儿子赵无恤,就是赵国的开国之君。

蒯聩带着赵家人,来灭自己的国家,南子带着卫国君臣拼死抵抗,最后全部被杀。混战之中,子路被砍死了。子路其实并不直接为南子服务,子路效忠的对象,是孔文子的儿子孔悝(读作“亏”)。从亲戚关系上看,孔悝是蒯聩的外甥。

双方打仗,子路的帽子掉了,子路一边整理衣冠,一边说:“君子死,冠不免。”这样话多事多,自然被砍死了。

孔子对蒯聩和蒯聩的主子赵鞅,从来没有过什么正面评价。子路死后,蒯聩命人把子路砍成肉酱,送给孔子,其实这是对孔子的报复。

子路之死,对孔子来说是致命的,孔子因为子路之死伤心过度,身体状况急转直下,第二年就死了。

不过,蒯聩最终还是输给了子路。唐朝时,子路被封为“卫侯”,宋朝又把子路封为“卫公”。蒯聩要知道子路能“篡位”,还不得气的活过来!

由热心用户 祥子谈历史 提供的回答:

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人(山东泗水县卞桥村),“孔门十哲”之一,孔子游历时的“保镖”。在卫国蒯聩、姬辄父子争夺王位之时,子路为救主子孔悝而被剁成肉酱,并留下了“君子死,冠不免”的名言。

孔子贴身“保镖”

《史记·子路列传》: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

子路崇尚儒家,但其形象却并不儒雅,体魄强壮、性格刚正,如同赳赳武夫。同时,他又疾恶如仇,忠诚侠义,坚守信仰,又如同一个虔诚的信教徒。在他陪伴孔子游历期间,没有一个人敢对孔子出言、举止不敬。实如学生,却更像保镖。

孔子游历到陈地时,途经匡城,由于他身材高大,被匡人误认为是鲁国的阳虎,而遭遇兵士围捕。这时子路大怒,一步上前将冲来的一名士兵手中大戟夺下,正要进行战斗,却被孔子及时阻止,原来孔子看到了城墙上的学生颜回。由此可见,子路的性格确实很像后世的程咬金、李逵、牛皋等人,关键他无惧无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惜命。

直言老师逾越“礼制”

孔子55岁、子路46岁那年,师生二人来到卫国,卫灵公非常尊重孔子,并参照他在鲁国时的最高俸粟6万,发给他俸禄,而子路也做了朝中大夫孔悝的家臣。

一日,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听说孔子颇有才名,想要面对孔子,卫灵公便令二人隔帐相见叙话。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子见南子”的典故。

当二人交谈将要结束之时,南子躬身行礼,由于头上玉佩安放不牢,而掉落于地。门外的子路听见后,以为老师和南子夫子行那不轨之事。因此,当孔子出门后,子路很是不满,指责老师逾越“礼制”。孔子再三进行解释,子路依旧不信。无奈之下,孔子对天发誓:“当日,如果我做下逾越‘礼制’的事来,让上天都来厌弃我!”如此,子路方才作罢。可见,子路是多么单纯而又坚守原则的一个人。

君子死,冠不免

据《左传·哀公十五年》记载,由于卫灵公沉迷爱妃南子的美色,从而导致朝政荒废。为此,卫太子蒯聩心中暗含愤恨,便与家臣戏阳速计议,欲图刺杀南子。施计途中,戏阳速却心生悔意,不愿执行刺杀任务,而南子也有所察觉。蒯聩见所谋之事已泄,为了自身安全,果断逃到了宋国。卫灵公闻报后大怒,随将蒯聩党羽全部赶出了卫国。

公元前493年,卫灵公去世,南子按照卫灵公的遗言,欲立其次子公子郢为国君,而公子郢非常淡泊功名,不愿即位,但是他却将君王之位让给了蒯聩的儿子姬辄,也就是后来的卫出公。

一直对君王宝座怀有志向的蒯聩,闻知此事后,悄悄潜回了卫国,并积极与姐姐伯姬结盟,想要图谋杀死自己的儿子卫出公。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为此,伯姬将这件事件告诉了儿子孔悝,希望他去完成刺杀任务,而孔悝听后却非常反感。

见此,蒯聩与姐姐伯姬密议一番,随将外甥孔悝拘押,并以他的名义,调动其所统领的蒲城兵马,发动兵变。这时,孔子的另一名学生子羔,是卫国朝廷中一位大臣的家客,见事不妙,立即逃离卫国,打算前往陈国。路途正好遇见从陈国赶回卫国的同学子路,并告诉他现在卫国情况非常危险,最好不要去救孔悝,赶紧一起逃命去吧。但是,子路却不为的动,他认为自己既然是孔悝的家臣,就应当为主子分忧,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很快,子路赶回卫国,并见到了蒯聩,要求他放了主人孔悝,如若不然将会拥立孔悝的儿子继位,并发动全城军民来与他对抗。当时,蒯聩心下大惊,表面假意应允,实则暗派军中猛士石乞、盂黡等人前去杀死子路。

卒不及防之下,子路身中数戈,奄奄一息,帽缨(系扎帽盔的带子)断、头盔斜。此时一身伤痕的子路却平静道:“君子死,冠不免”,片刻“结缨而死”。接着,恨意未消的蒯聩又下令将其尸体剁成肉酱。孔子听说后,失声痛哭,从此再不吃酱肉。

后来,卫出公姬辄出逃,南子也被蒯聩处死,蒯聩继位,是为卫庄公,并对孔悝的相助之情大加褒奖,“铭鼎以志”。

对于子路之死,说他傻者有之,讲他呆萌者有之,议他无知者有之……但他却将 “忠义不惧死,宁死不失节”的儒家理念诠释得淋漓尽致,不失为儒家的楷模代表。

图片来源网络

由热心用户 高会民 提供的回答:

孔子认为子路伉直好勇。这既是对子路个性的贴切总结,也像是一道催命符,死死的黏在子路身上,最终伴随子路成为一摊肉酱。

子路,即孔子弟子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因而后人尊称其为子路。鲁襄公三十一年(前542),子路出生在鲁国卞地(今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泉林镇汴桥村)的一户贫苦农家。生在这样一个终日为温饱而挣扎的家庭,子路从小就不得不参与劳作,以减轻家庭负担。

在田间地头长大,子路便是注定了的为人肆意而实在,不重礼节。《史记》记载,早年的子路性格直爽,为人豪放,身上颇有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气概。他佩戴的帽子似雄鸡尾,引人瞩目;他携带用公猪的獠牙装饰的刀剑,让人畏惧。正是因为子路是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才会一开始瞧不起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孔子,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甚至欺负孔子。

好在孔子大度,不把子路的出格行为往心里去。相反,孔子还专门设计,一点点引导子路去接触、接受礼乐制度。在孔子的悉心引导之下,子路终于认清自己的不足,正式对孔子行拜师礼,成为孔子的学生。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子路虽然一直跟随在孔子身边,侍奉孔子,求学于孔子。但他原本养成的伉直好勇的个性,却一点没变。孔子曾评价说,"(子路)好勇过我,无所取材"。在孔子看来,子路勇武而又直爽,有意愿也有能力帮助百姓维护正义,本来是件好事。但子路过于"一根筋",有些好斗,过于刚烈。孔子担心,万事有度,子路这样很容易招惹到别人,最终落得个"不得其死"的下场。

本性勇武是一方面,孔子还曾说,"由(即子路)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这话精简一下,就是成语"登堂入室"。在孔子看来,子路虽然长期跟在自己身边学习,但其实子路学到的都是一些礼乐的皮毛。礼乐的内核并未被子路内化。子路还只是一个穿着君子之衣的一般人。

这样一个野气未脱的大汉,做官之后极易与官场格格不入。据传,子路曾在邵地做官。当时掌握鲁国实权的季氏命令人们在五个月以内修筑一条运河。而邵地正好被这条计划中的运河穿过。

当时社会经济发展有限,鲁国的财政状况也一般。要求百姓在五个月内修筑一条运河,难度极大。为了激励百姓,缓解财政压力,子路自掏腰包,把自己的俸禄和家里的粮食拿出来当作补贴。这事乍一看是子路为人厚道、豪放,善待百姓。可正如孔子所说,这是一种越权。子路的行为虽然是一种仁义之举,但也是他不把上级权贵放在眼里的结果。这么一个"一根筋"式的追求仁义的人,难以避免与权贵发生矛盾。

尽管自己的仁义之举不被老师认同。子路却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或者说,子路是一个非常固执己见的人。即使是在自己敬爱的老师面前,子路都是有事说事,绝不含糊。求学期间,子路甚至说出"何必读书然后为学"这样的话,去否认读书成才这条路。

后来,子路在卫国谋得一份官职,成了为卫出公效力的臣子。不过此时卫国的政坛暗潮涌动。大夫孔悝的母亲伯姬和其弟弟蒯聩谋划赶走卫出公,让蒯聩称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伯姬要挟孔悝弑君,希望他支持自己的舅舅蒯聩。但孔悝站在卫出公一方,拒绝与蒯聩合作。恼羞成怒的蒯聩囚禁了孔悝。卫出公闻讯,仓皇出逃。

当时子路并未在都城,但他在得知此事后迅速赶回去,想要制止蒯聩的谋逆。"(卫灵公)太子(蒯聩)闻之,惧,下石乞、盂黡敌子路,以戈击之。"因为受到两人的夹击,子路堪堪躲开,被割断了帽子上的缨。结果子路的第一反应不是赶紧动手打败二人,而是说:"君子死,冠不免"。为了确保自己依旧遵守君子的礼仪,子路停下来,想重新把缨系上。结果石、盂二人毫不讲究君子之道,冲上去将子路砍成了肉酱。

就是这么一个哪怕违背师意、冒犯权贵也要坚持己见的子路,最终死在了自己对礼乐制度的坚守之中。他回到都城是为了阻止违背礼制的蒯聩,葬身戈下是为了践行君子的礼乐。

他的死看起来是"迂腐"和执拗所致,但对子路来说,那正是他对自己理想的坚持。

由热心用户 水煮汗青 提供的回答:

关于孔子最宠爱的学生子路为何而死,说起来真的不容易,因为出场人物实在太多,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些人的关系吧。

主要人物:蒯聩(kuǎikuì),卫国太子;

其他人物:卫灵公(蒯聩的老爸,卫国国君),南子(蒯聩的谪母,也就是卫灵公的宠妃),伯姬(蒯聩的姐姐),公子郢(蒯聩的弟弟),卫出公(蒯聩的儿子),孔悝(伯姬的儿子,也是蒯聩的外甥);

本题重要人物:子路,孔子的爱徒,在孔悝家做管家。

为什么要先介绍人物关系呢?因为故事情节实在太复杂,如果不清楚人物关系容易乱。下面就开始说子路被剁成肉酱的过程:

孔子带爱徒周游列国的时候,来到卫国,受到国君卫灵公的盛情接待。孔子以为可以在卫国施展才华,结果却发现卫灵公与他根本不来电,两个人谈不到一块,于是孔子便决定离开卫国。但一同前往的子路却与卫国的大夫孔悝相交甚好,于是就在孔悝家做了家臣。

就在孔子师徒为了事业各自去留的时候,卫国的领导层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卫灵公非常宠爱妃子南子,导致朝事荒废,作为卫国太子的蒯聩看不下去了,决定与自己的家臣一起杀死南子。就要准备实施计划的时候,这位家臣却临时变卦,把蒯聩出卖了。南子听到太子要杀自己的消息,马上向卫灵公告状,结果太子被驱逐出境,逃到了宋国。

太子被驱逐没多久,卫灵公驾崩,南子操纵了整个卫国,她想立卫灵公的小儿子公子郢做国君,但是公子郢对名利非常淡泊,又把国君之位又让给了蒯聩的儿子姬辄(卫出公)。

蒯聩虽然逃到别国,但还是想要回自己国君的位置,哪怕现在是自己的儿子坐着,他也想要回来。于是蒯聩就联合自己的姐姐伯姬一起商议,想要杀掉自己的儿子卫出公。伯姬决定叫自己的儿子孔悝去办这件事,但孔悝听完以后认为这种事情太万恶了,自己不能做。蒯聩和姐姐经过商量,认为孔悝会坏了自己的大事,决定把孔悝囚禁起来。

孔悝就这样被自己的舅舅和母亲关了起来,这件事让子路听到了。天生脾气暴躁的子路听到自己的主子被关,二话不说提着刀就要去救人。子路虽然孔武有力,但对方可是要准备谋反做国君的队伍,这一去结果可想而知。子路在与蒯聩等人的搏斗中死去,而且还被乱刀砍成肉酱。

孔子听闻子路去世的消息后悲痛不已,在第二年也去世了,享年72岁。

子路的死非常不值,人家父子争夺皇位,整个过程都是卫灵公后代在参与,可以说是他们的家事,但子路却认为拿了孔悝的钱,就要为孔悝卖命,忠心的背后又多少有一点傻。孔悝是你的主子,伯姬是孔悝的母亲,蒯聩是孔悝的舅舅,你为主子去对付他的母亲和舅舅,这不是陷主子于不孝吗?子路还是太鲁莽了!

由热心用户 無月文化馆 提供的回答:

馆主来了,我是無月,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子路是仲由的字。

仲由(前542年―前480年),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人。

孔门十哲之一,随孔子周游列国,是陪伴孔子时间最长的弟子。

说起仲由这个人啊,無月觉得这个人真的是个好人,这个人很真实,刚正不二。

在子路拜入孔门之前,子路曾经很看不起孔子,因为子路觉得孔子很柔弱,就知道两片嘴唇叨叨叨个不停。

子路的内心是有侠义精神的,那时候的子路头戴雄鸡式的帽子耍威风,佩戴着公猪装饰的宝剑显示自己的无敌。大家脑补一下那个形象,是一个很可爱的侠客啊。

子路这个人讲话做事总是很直接,不知道拐弯抹角,看到不对的事情,他就要指出,甚至因此被人称为“鲁莽”。

比如孔子从鲁国出来,到了卫国,与卫国南子有过一次见面,事后,就是子路跳出来,指责孔子行为不端,理由是南子“美而好淫”,所以孔子不应该和南子独处。

当孔子谈“正名”时,他就说孔子太迂阔,他甚至认为读书人并不是成才的唯一路径,“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如此坦诚直言,是其他弟子所没有的。

孔于曾评价子路:“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意思子路虽然经受孔子思想的洗礼,却始终脱除不干净身上的野气,成不了儒雅的君子。

鲁国有个地方叫邵,子路曾经去做这个地方的长官,当时鲁国的政权掌握在季家的手,季家限百姓在五个月以内开通一条运河。以当时的生产力而言,季家这个命令,对老百姓来说是很沉重的。

正好这件事归子路的辖区管理,子路为了要鼓励大家做工,可是公家的经费又不够,就自己掏腰包,把自己的薪水贴上,乃至从家里弄粮食来,供给大家吃。

孔子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派子贡去,把子路做好给工人吃的饭倒掉,把锅砸破。

子路急了,就跑去跟老师吵架,对孔子说,你天天教我们做好人好事,教我们行仁义,现在我这样做,你又嫉妒了,又反对我了,还教子贡来捣乱。

孔子就说,子路!你不要糊涂,当了君王的人,因为天下都是自己的,便忘了自己而爱天下,当了诸侯,就爱自己国家以内的人民,当了大夫就只管自己职务以内的事,普通一般人,爱自己的家人,超过了范围的仁义,虽然仁义之举,但是侵犯了别人,所以你错了。

从这段对话,大家看明白了什么吗?

子路为了工人能顺利完成工期,在不破坏原有的预算情况下,自己掏腰包供工人吃喝,只为能如期竣工。可是孔子呢,居然派了子贡去破坏,把饭倒掉,把锅砸破。先不说这饭和锅是子路自己掏的腰包,工人们不是又吃不上饭了吗?而孔子的理由很简单,这事不该你管,你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老百姓的死活,你不要管。

你们觉得这事谁对?

子路最后的下场确实很惨,说出来又有点搞笑。

简单来说,当时子路在卫国当差,卫国有人造反,子路就去阻止,于是双方打斗起来,不要忘了我们子路可是位侠客,过程中子路的帽子被人打掉了,于是子路便停止了打斗,说出了那句话:

“君子死,冠不免。”

就是说君子即使死了,帽子也不能掉。

说完子路就开始系帽子,在这个过程中,敌人们你来我往,把子路剁成了肉酱。

可能会有人说子路这个人真蠢,这个时候,帽子有什么重要的。确实,你们说的没错。但这也表现出子路这个人耿直的一面,认定的事情,即使死也不会改变。

仔细想想,不觉得子路也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吗?

关于子路的故事还有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一下。


原创作品,请勿抄袭

無月文化,品读经典,品味文化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为您推荐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