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潘金莲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白天是怎样度过的?

《金瓶梅》里潘金莲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白天是怎样度过的?

由热心用户 白亦诗部落 提供的回答:

谢邀!

《金瓶梅》之潘金莲的最后一天

凌晨:三更刚过,月亮恰似那嫩生生的菱角斜斜地搭在树梢上。

“都说那二郎铁打的汉子,还不是舍不下俺这娇滴滴的身子”潘金莲在床上浑身发热,把被子一阵乱踢,白雪也似的胴体在月色下愈发诱人,“那个呆瓜,娶嘛啊?钻一个被窝就夫妻了,害得老娘难受!”痴了半天,又一阵心跳,手脚都麻溜溜的。

“不对啊,是不是这个贼汉假意娶俺,却要给那个死矬子报仇哩?”想着,眼里就湿漉漉的,“管他哩,死了也就认了!”

……

一觉醒来,已是天色大亮。急急忙忙起来,洗漱一番,心里乱糟糟的,欲待去隔壁小院看看那前小叔,却又怕失了态度。于是就开门去找到王婆“干娘,那人……?”

“呦,我说你个浪蹄子,就憋不到洞房了?”王婆在潘金莲身上轻轻一拧,“我刚才去看了,正忙着布置洞房哩,怕晚上你要睡不成了,那虎一样的身子,老娘口水都流一地了,喈喈!”

时间长得一个世纪一般,天刚黑下来,一声门响,武松那魁壮的身体出现在院里。

“走吧!”说着,武松一把抓住潘金莲的手臂,然后对着王婆打个偌,“干娘,请!别冷了酒菜。”

……

进入原来的小院,潘金莲心里一阵突突,只听“咣当”一声,门已经被武松关上。

“二郎,这……”潘金莲和王婆同时身子一软。

“贼婆娘,今天冤有头债有主,我哥哥却是如何给你们害了的?若有半个谎言,须知武二的刀不是吃素的!”

……

这就是《金瓶梅》潘金莲最后一天的大致经过,后面的场景实在血腥,少儿不宜,你懂的!

07文档网 www.07swz.com

由热心用户 橙爸讲历史 提供的回答:

金瓶梅这本书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部小说,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社会百态,尤其是社会底层人物和发展兴衰,潘金莲是这本小说的主要人物之一。那么我们从小说的内容讲一下潘金莲的最后一天。

潘金莲是西门庆的第五房小妾。这是一个可以说既聪明伶俐,又心狠手辣、淫欲无度的女性。而且金瓶梅这部书本来就是一部写人欲望的小说,潘金莲在里面就是一个代表,她贪的不是钱,而是肉欲。人生的最后一天,她也是在欲中结束的。小说中,这一天其实是荒诞的,先有大喜后有大悲。

故事要从西门大官人说起,西门庆在多年的纵欲过度后,终于精尽人亡,之后潘金莲就同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私通,被揭发后,被吴月娘赶到王婆这准备卖掉。(宋朝妾属于私人财产,主妇是可以随便处置买卖)。但是好巧不巧武松回来清河县,听闻此事,找到王婆,在付出105两银子的代价后,把潘金莲买回家,潘金莲淫欲成性,武松又是高大威猛,我估计她心里还高兴的,准备和武松两个人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但武松想的确是报杀兄之仇,等王婆与金莲走进武松家。就发现了武大的灵位供在房中,察觉不对为时已晚,武松已经打算杀人了,逃跑忏悔都已无用,且看.......

“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窿,那鲜血就邈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她胸脯,扑哧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淋淋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

王婆被杀,潘金莲恶有恶报,武松则投奔梁山,替天行道

由热心用户 大洲文苑 提供的回答:

潘金莲人生的最后一天,是大悲惨与大幸福的一天,充满了戏剧性的矛盾冲突,也是人生的巅峰时刻,虚幻的理想婚姻生活即将到来,让她享受到一生从有过的幸福期待,然而转瞬之间人头落地,构成了小说最具警世意义的悲剧意象。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小说,看看潘金的世界末日是如何到来的吧!

武松一回到清河县,就有邻人告诉他:“西门庆已死,你嫂子又出来了,如今还在王婆家,早晚嫁人。”这话如火上浇油,潘金莲“又”出来了,提醒武松她曾害死武大嫁进西门府,“还”在王婆家,强调又与黑中介王婆沆瀣一气,报告她的藏身之地,“早晚”要嫁人,催促武松抓紧下手,防止她嫁人逃掉。

这邻人显然憎恶潘金莲杀夫淫行,就等武松回来这一天替天行道。武松听了,“旧仇在心”,复仇之火迅即点燃,本来要用几天时间,来寻访调查潘金莲,没想到第一时得到确凿信息,经过一夜深思熟虑,第二天就去实施复仇行动。

第二天一大早,“理帻穿衣,径走过间壁王婆门首”,复仇心切,饭都没吃。而潘金莲还像往常一样,“正在帘下站着”,似乎在等着类似西门庆撞竿的好事。看到武松,“连忙闪入里间去”,是做贼心虚的敏感反应。武松先与王婆正面交锋。

听到武松说“一向多累妈妈看家,改日相谢”,原是内心紧张的王婆马上放下心来,一是认为自己有恩武家被武松承认,二是“相谢”一定是给她财物。所以立刻换了一幅“笑嘻嘻”的面孔,反被武松的缓兵之计骗到了,满嘴逢迎,夸武松“比旧时保养,胡子楂儿也有了,且是好身量,在外边又学得这般知礼”,这夸一通,那赞一句,不知说什么好,以为武松好骗好哄。然后武松提出要“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儿”,要好好的“一家一计过日子”,言辞恳切,入情入理,由不得王婆不信。

王婆故伎重演,“初时还不吐口儿”,说不知潘金莲想不想再嫁,好像潘金莲是她家里人,待到听武松说要“谢”她时,知是有大把银子好赚了,才转了口儿,还要与潘金莲“慢慢”说,做她的思想工作,显示她的重要,以利提高价码。

潘金莲本是自愿嫁到西门府,如今被吴月娘驱离,却成了家养的丫头奴才,可以自由买卖,岂非怪事。 潘金莲一直在帘内偷听武松与王婆对话,看到武松“长大身材,胖了,比昔时又会说话儿,旧心不改”,想起当初勾引武松的事,一定是想那时武松不懂风情,如今这么多年,反而旧情难忘,到哪儿也遇不到她潘金莲这样的可人儿,一定是回心转意了,所以“要娶他看管迎儿”,竟然自作多情地慨叹“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误判形势。也难怪,武松应该算是她的初恋情人,那一段恋情深深印在心底,她如此喜欢欣赏西门庆,也是因为西门庆的豪爽大度与长大身材上,也有武松的影子。

于是“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出来”,没等王婆询问,就一口应承下来:“可知好哩。”弄得王婆反而没有了做戏的空间,只得撕下脸皮,直奔主题,要武松出一百银子。武松满口答应,还要“另外破五两银子,谢你老人家”,是将计就计,投其所好,王婆不知中计已深,“喜欢的屁滚尿流,没口”夸赞武松一番“知礼”,“真是好汉”。而潘金莲听了更是欣喜若狂,赶紧“走进屋里,又浓浓占籽一钟瓜仁泡茶,双手递与武松吃了”。她们哪里知道一场要命的腥风血雨即将到来。情节内紧外松,三人皆大欢喜。武松喜者这么容易搞定,要“明日就来兑银子,晚夕请嫂嫂过去”。潘金莲喜者这么快又喜结良缘,“既要娶奴家,叔叔上紧些”,生怕节外生枝,也不想去周守备家与春梅重逢了,只想盼了几年的一块肥肉就要到口了。而王婆几乎不费口舌就立马得到一百零五两银子,是她从媒婆业务以来,第一笔易如反掌得到的巨额财富。

一个是情令智昏,一个是利令智昏,都不知是在乐死,是在往武松的刀下钻。 第二天武松如约而至,当银子“白晃晃摆了一桌”时,王婆喜呆了,“口中不言”,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拜了又拜”,夸赞武松“知人甘苦“,还开玩笑,说武松娶嫂子过门,”且是好急性,‘门背后放花儿——你等不到晚了’”,她想把这事办得利索,急忙去找吴月娘,只给了二十两银子了事。

吴月娘听说是嫁给武松,“暗中跌脚”,反倒替潘金莲小命担心,无论如何恨,害死她的心倒是没有的,知潘金莲将会暴残而死,顿生怜悯心,倒也真实。但这却是吴月娘一手造成的。而孟玉楼听了吴月娘分析“往后死在他小叔子手里罢了。那汉子杀人不斩眼,岂肯干休”,孟玉楼却一言没法,她也无可奈何,她比吴月娘更担心更同怜,在她看来,送潘金莲于死路的,正是她吴月娘,现在表示担心同心,又有几分真实可信?这时剩下她与吴月娘时,她知道自己已是吴月娘唯一对手,离开西门府的日子已不远了。她还能说什么?

直到晚上,潘金莲新娘打扮进得武松家,看到武大灵位时,这才“由不的发似人揪,肉如钩搭”,有几分不祥预感。当武松吩付关上前后门时,王婆这才如梦初醒,要回家去。此时已晚,没等武松动刀,就说全是“大娘了自做了崃,不干我事”,想撇清自己,而武松“都知道了,你赖那个”,将王婆“四手四脚捆住,如猿猴献果一般”,再刀逼潘金莲,一五一十说出来龙去脉,可笑者王婆听了,还大叫“傻才料,你实说了,却叫老身怎的支吾”。武松三刀两刀,结果二人性命,报了杀哥之仇,到王婆家拿回自己银两,去梁山做了好汉。

这一段诱杀情节,前喜乐而后恐怖,充满戏剧感。警醒的是,王婆因贪财,潘金莲因贪色,而终至暴死。

由热心用户 荷韻蘭风 提供的回答:

《金瓶梅词话》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受报,武都头杀嫂祭兄。俗话说树倒猢狲散,自从西门庆得了脱阳症(性病)死后.这五六个娘们心中就沒主了.原本月娘与金莲就不和.现西门大官人已去.哪还有金莲的地位.便将金莲挤走,临时于王婆家待再嫁.这也合了金莲的心意.按下。话说武二为施恩为争快活林酒店打伤蒋门神受刑又判充军途中.因太子立东宫放效大赦.遇赦归途听说西门庆已死.嫂嫂早晚还要嫁,武二旧恨复发.去王婆家.以“迎儿己十九.早晚招个女婿.一家一计过日子.庶不叫人笑话.娶嫂嫂回家”为由待为兄长复仇.金莲以为是真.闻乐之.即应.王婆借西门庆大娘子要白银.100两为由而捞银.武二便拿出原本施恩给他的100两谢银.并另包五两谢银于王婆.王婆乐极.武二办了一席酒菜以谢王婆为名将二人诱入家中.武二酒过四五碗,二妇观武二气色不好知大事不妙要走武二掣出钢刀插于桌上.用腰间的缠带把两人木捆个结实提于武大灵剖逼金莲道出了与其中的实情,,,武二怒恨,,即撕开金莲胸襟金莲求之.哪里有用!一刀剜下,那白馥馥的胸脯立马血如泉涌这\个可怜而又可恨的女人一命吾乎,亡年三十二发。

古人有诗-首:堪悼金莲诚可怜,衣服脱去跪录前。谁知武二持刀杀,只道西门绑腿顽。往窜堪磋一场梦,今身不值半文钱。世间-命还一命,报应分明在眼前!?.

由热心用户 青埂峰下的鬼话 提供的回答:

潘金莲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白天,是在幸福的幻想中度过的。这个文本上是可以看的出来的,当潘金莲被吴月娘赶了出来后,吴月娘让王婆把潘金莲领回家,找人给卖了,前前后后有不少人都相中了潘金莲,但是因为价钱要的高。王婆坚持要一百两银子,当然她是打着吴月娘的旗号。

陈敬济即西门庆的女婿,答应王婆自己回开封家里拿银子,另外还要给王婆十两媒钱。陈敬济就是因为在西门庆死后跟潘金莲私通,被丫鬟告发,所以吴月娘把潘金莲撵出去要卖。所谓无巧不成书,就在陈敬济回东京时,武松遇赦回到清河县,依旧当都头。武松回到家后得知西门庆已死,潘金莲又被撵出来,就到王婆家说话,文本上是这样写的“武松道:"我闻的人说,西门庆已 是死了,我嫂子出来,在你老人家这里居住。敢烦妈妈对嫂子说,他若不嫁人便罢 ,若是嫁人,如是迎儿大了,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儿,早晚招个女婿,一家一计 过日子,庶不教人笑话。"

武松的意思是想娶潘金莲回家,再给侄女即武大郎的女儿迎儿找招个女婿,一心一意的过日子。潘金莲听了武松的话,可以说是神魂颠倒,高兴到骨子里了,潘金莲便说“既是叔叔还要奴家去看管 迎儿,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并且潘金莲还嘱咐武松要速度一些,晚了害怕别人把自己买走。所以到了第二天武松给了王婆一百两银子,又给了王婆五两碎银子。武松给了银子当即就想要把潘金莲领走,但是王婆不同意。到了晚上天黑了,王婆才把潘金莲送到武松处,结果是二人都被武松杀了。

但是潘金莲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白天里,潘金莲肯定不会想到自己被掏心挖肺的下场,而是在幻想和武松做恩爱夫妻的性福生活。所以在白天的时间里,潘金莲是活在自己美好的幻想中,但是到了晚上却从幻想被拉入地狱,死的老惨了。

由热心用户 走走看看253838728 提供的回答: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自金莲到了王婆家之后,很快把王婆的儿子卦刺上了。过的还很舒心,由于金莲颇有姿色 ,王婆想养着金莲,得些聘礼。可是不知武松,一直想报杀兄之仇。一日武松到王婆家,寻找金莲,听武松说要娶他看管迎儿,金莲从王婆的里屋 ,偷窥武松,见武松更加魁梧英俊,心中暗喜,想;原来和武松的姻缘是在这里 ,不等王婆喊她 ,就急忙跑出,向武松道了万福。而王婆还是问武松要一百两银子的聘礼。武松愉快的答应了,王婆拿上银子之后,就让儿子把金莲用品送到武松家中,并备了一桌酒菜。随后,王婆与金莲走进武松家中,才发现明间内明亮亮点着蜡烛,重立武大的灵牌供养在上面。想退回武松已经把大门紧闭。王婆和金莲只得承认,武大的死是两人合谋害死的。武松随手把二人杀死。祭奠了兄长。正是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金莲亡年三十二。古人有诗一首;往事看嗟一场梦 ,今身不知半文钱;世间一命还一命,报应分明在眼前。

由热心用户 G127057806 提供的回答:

潘在王婆家待价而沽

武松听说后

到王婆家赚潘说自己要娶她

并交了百零五两银子的赎金

王婆高兴地把潘送至武松家

王潘一到

武松叫人栓了大门

然后摆出酒来喝

酒酣之时

武松仇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逼王潘两人交代害死其哥之经过

潘王被逼无奈

只得详细交代如何伙同西门庆毒死武大的过程

两人遂被武松手刃而亡

由热心用户 MLY9187117477 提供的回答:

谢邀!

《金瓶梅》这本书早些时候属于禁书,只听说,但也从其它书刊摘录中,断断续续浏览过,总之不详细。就本题中,潘金莲最后的一个白天是怎么度过的,我想她应该是很凄惨悲哀的,因为作者不充许她快乐地离去。(个人猜测,完毕!)

由热心用户 兔子64538639 提供的回答:

潘金莲最后一天被武松剥光衣服,捆绑审问,让潘金莲如实说出哥哥被害全过程后杀死。潘金莲是在痛苦悔恨中死去的。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为您推荐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