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琏“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那么谁是“香的”?谁又是“臭的呢”?

《红楼梦》中贾琏“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那么谁是“香的”?谁又是“臭的呢”?

由热心用户 君笺雅侃红楼 提供的回答:

王熙凤生日,贾琏在家里私会鲍二家的。不想被王熙凤撞个正着。贾琏恼羞成怒,借酒撒风,扬言拿剑杀了王熙凤。此事直闹到贾母那里。可谓鸡飞狗跳。第二天,贾琏酒醒了,跑到贾母处赔罪,贾母借机笑骂了贾琏一顿。

07文档网 www.07swz.com
贾母又道:“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的替你媳妇赔个不是,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

从贾母骂贾琏的话,就能看出贾母极其宠爱这个长房长孙。

第一,贾母并没生气,不骂贾琏,而是摆事实讲道理。贾琏犯下的错对贾母来说根本不叫什么。贾母眼中,贾家这样大家族,贾琏正当青年,该有的生理需求不要压抑,也不应该压抑。贾家子弟,尤其贾琏长房长子,应该多多生儿育女才对。

第二,贾母并不当贾琏偷人是回事。她之前和王熙凤说:

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吃两口酒,又吃起醋来。

贾母处处包庇贾琏,甚至还责备王熙凤太过吃醋。从贾母角度并不赞同王熙凤乱吃醋。贾母希望贾琏能够多娶,多多开枝散叶。贾琏只有一个女儿,若不是年纪小不好说,贾母早替他安排了。贾母对贾琏疼爱虽不如贾宝玉,却也紧随其后。

第三,贾母埋怨贾琏不长进。她用偷鸡摸狗,脏的臭的形容贾琏的行为,是对贾琏恨铁不成钢。贾母认为贾琏管不住自己很正常,但起码注意点档次。多姑娘这种脏的,鲍二家的这种臭的,人尽可夫,就不要拉到房中行不轨之事,连碰都不要碰!贾母用“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教训贾琏没品位,放着王熙凤和平儿两个美人不要。同时也对王熙凤悍妒令贾琏饥不择食产生啼笑皆非之感。

贾母对贾琏和王熙凤的夫妻关系持否定态度。她并不认可王熙凤悍妒造成贾琏膝下荒凉。大孙子结婚几年只有一个女儿,贾母也担心长房传承。贾琏是长房长子,要继承荣国府的爵位。如果一直没有儿子,会影响贾琏袭爵资格。古人爵位传接顺序是需要有子嗣的,没有儿子的人想袭爵很难。

出于对贾琏的关心,贾母极力淡化贾琏这次荒唐行为。将错误归到脏的臭的那些“淫妇”身上,甚至说自己的错,意思王熙凤不喝酒就不会吃醋。贾母此说另有深意,警告王熙凤吃醋的不对。

贾母的态度令贾琏心中有底,其后大胆偷娶尤二姐,王熙凤知道后也没闹,皆因贾母这次的提醒和包庇。贾母为贾琏撑腰,也有为其壮胆撑腰的意思,避免这个孙子腰太软。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由热心用户 润杨阆苑 提供的回答:

贾母给王熙凤风风光光地过生日,王熙凤志得意满,高高兴兴的多喝了几杯酒,便想回家小憩。

家里等着凤姐的是贾琏正与鲍二家的偷期缱绻。而且谈论着等凤姐死了,把平儿扶正。

王熙凤听了,一脚踢开房门撒泼大闹。又打鲍二家的,又打平儿,还防着贾琏逃跑。当人们听信来劝阻时,王熙凤立刻软下来,贾琏反而硬气了,他拿出宝剑,故意要杀凤姐儿。

王熙凤边哭边跑到贾母那里喊救命。

贾琏仗着平日贾母宠爱,撒娇撒痴,涎言涎语的乱说。贾母吓唬贾琏把他老子叫来,贾琏才出去了。

贾琏走后,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她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然后告诉凤姐,明天替你做主。

第二天,贾母开始给贾琏和王熙凤解决矛盾。她先骂一顿贾琏。

“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

贾母话里的脏的,臭的,不是指特定的某个人。而是泛指,泛指那些没过明路的丫头,媳妇。

贾琏是宁国府的公子,家里只有一妻一通房,与其他人三妻四妾相比,少很多。贾琏与人私通不算事,凤姐吃醋不应该,大家公子都馋嘴猫一样偷腥,这是可以理解的。

贾母看不上贾琏的是,贾琏私通的对象是下人的老婆,档次太低,不符合大家公子的身份。更让贾母生气的是贾琏因为外面的淫妇打老婆。

在贾母看来,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当馋嘴猫。但是必须要找清白的人,不能找别人的老婆,更不能因为情妇打老婆。正妻的地位不可撼动。

贾母让贾琏给凤姐赔不是,不是觉得贾琏错了,而是要给凤姐台阶下,贾母说:“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贾母有意让夫妻和好。

贾琏在给凤姐赔礼前向老太太讨了上方宝剑。贾母笑道:“她(凤姐)日后得罪了你,我自然也作主,叫你降伏就是了。”

贾琏给凤姐作揖后大家都笑了。贾母命人将贾琏妻妾三人送回房,以后再不许提这件事。谁若敢提,拿拐棍子打一顿。

正因为有了贾母的保证,贾琏胆子壮了,竟然偷娶尤二姐当二房。后来贾赦又给贾琏一个妾。凤姐气得肝疼,可是没办法,表面还对这两个眼中钉肉中刺关怀备至。以显示自己贤惠,不吃醋。

作者:润杨阆苑 欢迎关注!欢迎留言探讨!

由热心用户 萍风竹雨123 提供的回答:

《红楼梦》中说贾琏"腥的臭的"都往屋里带,并不是“香的臭的",出自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因王熙凤生日宴上多喝了几杯,提前退席,发现贾琏与鲍二家的竟然私通,并白日宣淫,于是哭闹到贾母那里,贾母便批评教育贾琏,原话是:

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胚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腥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

显然贾母嘴里的腥的臭的指的是鲍二家的。鲍二家的,因为鲍二家的已嫁为人妻,仍然与人私通,且不顾脸面,服务上门,自然是腥的臭的,为人不耻。

至于贾琏在为女儿躲痘神娘娘时私通的多姑娘,当然也算是“腥的臭的",可是这事连王熙凤都不知道,贾母更不可能知道了,自然贾母嘴里的腥的臭的不会指多姑娘。

另外,贾琏生命中还有一个不可不说的女人,就是尤二姐,尤二姐虽然与姐夫和外甥不干不净,但到底没有过了明路,况且此时尤二姐还不曾出场,贾母此时嘴里所说的腥的臭的,自然也没有尤二姐的份。

由热心用户 苏小妮 提供的回答:

谢谢邀请!

老祖宗这是和稀泥呢,表面上假意批评一下贾琏,好让凤姐面子上过得去,安慰一下孙媳妇儿。但是,说到底,贾母并没有要追究贾琏的意思。让贾琏给凤凤姐赔个礼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啦。用南京人的话来说:多大事啊?

不过呢,出题目者也请好好把书看清楚再来提问好不好?贾母说了“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了吗?贾母的原话是“脏的臭的”都往屋里带。试想一下,在那个年代,一位女子,不管她是已婚还是未婚,去跟一位男子偷情,不管她是有意还是被迫,也不管她是有错还是无错,她能跟着男人回家鬼混,怎么都不可能再被称为 “香的”,在贾母的眼里,或者说在那时候众多人的眼里,那就是脏的臭的,不可能是干净的,更不可能是香的了。

但是,女人不可以如此,男人却并不妨碍。男人三妻四妾,小老婆一个接一个讨,在外面花天酒地,女人都要容忍,不当那是什么事。从小儿世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贾母用这样的切身经历,表面上在批评贾琏的同时,也提醒王熙凤要容忍,不要因为这点子小事闹得个鸡犬不宁。但是,她又不好直接跟王熙凤说,只好明着说大家都这样过来的,难道说就你例外?

这就是贾母的聪明之处,老祖宗活了那么大年纪可不是白活的。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并转发分享!

由热心用户 小陵野叟 提供的回答:

红楼梦里,贾琏在贾母的眼里是:成日家只知道偷嘴,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亲生女儿出痘疹,须斋戒供养痘疹娘娘,他却乘机和厨娘私偷。厨娘,也就是多姑娘,又叫“灯姑娘。在《红楼梦》第21回中出场。

妻子王熙凤过生日,他又跟仆妇鲍二家的乱搞。鲍二家的在《红楼梦》第四十四回出场,只是,一出场就挂了,“正说着,只见一个媳妇来回说:"鲍二媳妇吊死了。”

在国孝(太妃丧期)家孝(贾敬丧期)两重孝期内,又偷娶尤二姐做外室。

这三个人如果一定要分出个香跟臭来的话,臭为鲍二媳妇跟多姑娘;香为尤二姐。这是从各人品性上来分。

由热心用户 大展宏图3329 提供的回答:

《红楼梦》中贾琏"香的臭的"都往屋里带,显然是指贾琏与"多姑娘"、鲍二家的、尤二姐等不是明媒正娶,而是淫乱无耻!结果、鲍二家的上吊身亡,尤二姐吞金自杀。贾琏行端丑态百出,虽然与凤姐"妻管严"有关,也与环境有关。与鲍二家的是在凤姐家中,与多姑娘是在角外屋多姑娘家中,与尤二姐在外租房而居。更使人不好理解的是,外人态度。《红楼梦》第四十四: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贾母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哪里保得住呢?从小儿人人都打这么过,这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喝了几口酒,又吃起醋来了。"说得众人都笑了。所以,贾琏之乱淫,今人看来,不可理喻。但是在贾府却是习之于常、不足为怪!一部巜红楼梦》,多彩的巜红楼梦》。

由热心用户 朵朵佬爷 提供的回答:

这是俗话,不可拆开来理解。是都包括之意。

由热心用户 李妙笔 提供的回答:

我也记得是“什么腥的臭的”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为您推荐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