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卫青、霍去病官升的特别快,而李广却得不到提拔?

只能说是绝世天才,一个“不懂”兵法的少年,二十二岁就官至巅峰,成为名垂千古的民族英雄,真是让人崇拜万分。然而英年早逝,可能是天都妒忌吧。霍去病是一位女奴的私生子,在注重出身的封建社会来讲,他必然被别人看不起,甚至无法生存,就算存活下来,也是一辈子也只能是男奴。但是,霍去病刚满周岁的时候,他的姨母卫子夫竟然进入了汉武帝的后宫,并且很快被封为夫人,仅次于皇后。霍去病的舅舅卫青也随即晋为侍中。一夜间从男奴变成皇亲国戚,说出来可能自己都不信,可是就是这么发生了,而且没有花费一丝一毫的力气。精彩还在后面,十七岁的霍去病被汉武帝任命为骠姚校尉,随卫青击匈奴于漠南,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在茫茫大漠里奔驰数百里寻找敌人踪迹,斩获敌人两千余人。想当年飞将军李广在沙漠中征战都迷路了,而这位少年郎首战便在沙漠里穿梭自如,随意取敌方首级,好像自带导航一样,太不可思议了。霍去病此战建功杀敌,一战成名。若说这是命运使然的话,那他的运气老天爷都要嫉妒啊,四年春,汉武帝命卫青、霍去病各率兵十五万,分别寻歼匈奴主力。霍去病率军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兵锋一直逼至瀚海。六天中他转战匈奴五部落,霍去病取得了酷烈的胜利。二十二岁便官至巅峰,无人能及,名垂史册。真的像开了挂一样www.07swz.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为什么卫青、霍去病官升的特别快,而李广却得不到提拔?:真的是个人能力不足吗?

封侯只能靠实打实的军功,只要有军功,不论出身来历都能晋升。

霍去病和卫青是什么关系?霍去病,一个遥远的名字。要不是诗人王维在他的诗里写到:“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要不是词人辛弃疾在他的词里提到:“元嘉草草,封

李广难封唯一的原因就是屡战屡败,没有实打实的军功。汉武帝时代对匈奴发动了规模巨大的军事打击,对外战争规模史无前例的庞大,正是建功立业之时,这个时代因军功封侯的将领足有五十多位,其中也包括李广的儿子李敢。

霍去病生平简介 霍去病(前140-前117),是汉初大将军卫青的外甥,从小善于骑射,18岁时,被汉武帝召为侍中。不久,武帝令他随卫青北击匈奴,其后封为骠姚校尉。在作战实践中,霍去病注意学习

李广最接近封侯的有两次,一次是平定七国之乱,但是他接收了梁王的将军印,受到景帝猜疑,错失良机。另一次是漠北之战,跟随卫青,如果一直留在卫青中军,以李广的武功,必然大有斩获。可惜汉武帝认为李广运气不好,屡战屡败,让卫青支开了他,由运气更不好的公孙敖代替。李广迷路,回归后羞愧自杀。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平步青云 时来运转

所以说,在汉武帝的时代,李广封侯的机会非常多,但是李广都没有把握住,既是能力问题,也是运气问题。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平步青云 时来运转

另外,李广的能力与卫青霍去病没有可比性。卫青霍去病封侯是因为不是王族的人,最多只能封到侯爵,如果是刘邦时代,两人封王绰绰有余。

一马平川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李广抗击匈奴那么有名,被称为“飞将军”,其名字让匈奴闻之胆寒。连他的儿子李敢,一个基本上没什么名气的人,都在李广之前被封为关内侯。李广难道连他的儿子都不如吗?

李广为何一生未封侯呢?我觉得主要有这几个原因。

第一,李广在最好的年龄没有遇到最好的时机。

李广最好的年龄应该在汉文帝、汉景帝时期。不过那时候,因为汉朝的实力不济,对匈奴主要是以招抚为主,和匈奴之间的战争,只有小规模的冲突,很少有大规模的兵团作战。因此,李广在那时候,无法立下封侯的战功。连汉文帝自己都感叹说:“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

第二,李广在历史上有污点,让皇帝对他不信任。

这个历史污点,主要是李广在平定“七国之乱”中,私自接受梁王交给他的将军印。梁王是汉景帝的兄弟,汉景帝对他非常好,还曾在喝酒喝高了的时候,说过将来要把皇位传给他的话。但实际上,汉景帝这样的话,主要是安慰他母亲窦太后的,他其实一直比较提防梁王。因此,更不允许大将与梁王交接。李广虽然平定“七国之乱”立下大功,但是最后却没得到封赏,就是汉景帝觉得李广背叛了自己。这一政治污点,对李广一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不但汉景帝不信任他,包括后来的汉武帝,也不信任他。

第三,汉武帝认为李广没有带领大兵团作战的能力。

在汉武帝之前,李广虽然打了不少仗,打出了非常大的名气,但因为没遇到好机会,一直没有带过大兵团作战。而他那些名气,主要是靠他精湛的射箭技能,经常冒险出击深入敌营,最后又能靠着他的智谋和运气奇迹般回来这样一些事迹打出来的。汉武帝不认为这样的打仗方式可以带领大兵团作战。因此,每次安排工作,都不会把最重要的工作交给他。

比如汉武帝让卫青率军抗击匈奴时,就曾对卫青特别交代过。因此卫青安排李广从东路走。但是李广却认为他应该打前锋,结果卫青遵守汉武帝的交代,没同意。最后李广在东路又迷了路,无功而返。这样不好的运气,反而坐实了汉武帝对李广的小看,所以李广最后愤而自杀。

第四,李广受到士卒的一致拥戴,受到大臣们的尊重,让皇帝对他有猜忌。

李广由于打仗经常身先士卒,又有奇谋,并且对士兵非常好,受到的封赏都散给士兵们,因此深受士兵喜爱。士兵们都很拥护他,都愿意到他手下当兵,到处颂扬他,让他的名气变得很大。这不得不引起皇帝的猜忌。

负责外交事务的典属国公孙昆邪就曾哭着对汉景帝说,让汉景帝重用李广。可汉景帝仅仅把李广从一个郡的太守,调去当另一个郡的太守,依然不重用。

第五,李广非常自负,不知道讨好皇帝。

其实汉武帝是给过李广机会的。他上台后,把李广从边关调到中央,任未央宫禁卫军长官,也就是皇帝的贴身护卫长官。其实,这正是李广升迁的好机会。只要多说一些汉武帝的好话,汉武帝把军队交给他,安排他去打一场仗,封个侯,是太容易的事。但是,李广从不讨好汉武帝,以至于汉武帝派卫青去打仗的时候,特别交代卫青不可重用他。

卫青、霍去病不一样,人家又是皇帝的亲戚,又懂得讨好汉武帝,所以他们小小年纪,就受到汉武帝重用。就连贰师将军李广利这种,经常打败仗的,也凭借妹妹是汉武帝的宠妃,又经常讨好汉武帝,从而捞到不少好处。李广非常自负,非常清高,从来不那样做。

李广其实至死都没有明白他为什么难以封侯。他曾问算命先生,是不是命里不能封侯?算命先生问他做过什么恶事没有?他说曾杀过一些投降了的羌人。李广自己也认为是这个原因。显然,他最终是没搞清楚的。

不过,李广虽然没有封侯,但是他的战功、谋略与人格,在后世获得了广泛的认同。唐德宗把他评为史上六十四名将之一,让他配享武成王庙。宋徽宗追封他为怀柔伯,把他列入古今七十二名将之一,配享武庙。他的事迹在民间,更是广为传唱。

(参考资料:《史记》《汉书》)

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曾有一句著名的诗句,那就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这句话道出了李广一生的特点,就是命运多舛,一辈子都没能封到候位。可跟他同时期的卫青、霍去病都是他的后辈,但他们却取得了李广一辈子没有取得的荣誉,这是为什么呢?

卫青与霍去病升官快,多在于他们对匈奴的战役,正是他们的功劳,使得匈奴忌惮西汉,并不敢侵犯汉朝边境,对于这样的功臣,升官快自然是情有可原。而李广难封也有一定的原因,像李广没有立下过特别有名的战功,李广在文景两朝的对匈战争中主要任务为防守工作,而武帝其间的五次主动出击战中以三次未遇敌和两次覆没告终。所以说,李广虽说身经百战,但没有立下过多少出名的功绩。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李广恶狠和心胸狭隘的性格,李广的性格决定了他行事的格局,这样性格的人做事只会看重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整体利益。所以在漠北之战中,李广不顾卫青的意见,执意不与右将军合并,而选择了单独行动,独自率军去攻打匈奴,但李广命运不济,他在行军过程中迷路了,还落在了卫青的后面。后面卫青询问他为什么会迷路时,他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就自杀了,也可见李广为人心胸狭窄,放不开自己。不过李广的运气也是挺背的,每次碰上重大的事运气都不怎么好。

李广难封有着他自身的原因,当然制度也有关系,不过李广要是有足够的能力与战绩,又何愁立不下战功呢,毕竟卫青与霍去病加起来的年龄也没有他大。

我觉得李广有很大性格缺陷,而且政治敏感度低,这也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剧。单兵作战能力强,但统帅能力怎么说呢,至少比卫青和霍去病要差很多吧,

其他答友写的都不错,我错开一些内容尽量避免重复,所以我此篇想写一下他的性格缺陷,如果今后能有类似题目,我再写对比战例。出于篇幅上的考虑,我尽量精简。

《老将行》——“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王维

《滕王阁序》: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王勃

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

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

——吕蒙正

性格缺陷:

不拘“小节”

被误判为有结党倾向,而且是君主最为忌惮的诸侯王结党,即便是汉景帝的同母弟也不行,用现代的话说——立场有问题。

睚眦必报,格局过小。

因晚归被霸陵尉拒于城外,因此怀恨在心,借机诛杀。再看同时代的韩安国对狱卒的隐忍和豁达,看来格局这东西还真能决定人的命运。

刚愎自用,自觉一生无错,从无改善、警醒

漠北之战,这是一场决定国家命运的重大战役。请注意,是李广毛遂自荐、贪功心切强烈要求出战的。

而出战后,一不按军纪听从调遣,二是连自己的命也敢开玩笑,向导都没有一个(有得力的向导还会迷路么,既然不熟悉路径又为何不找向导呢)很多人都说李广运气不好造成了人生悲剧,其实由此可以看出,他对领导和自己都是不负责任的,又怎么能够成功,如何如愿封侯呢,这种低级错误都能出现,给他将军的位子都已经过于厚待,封侯?就算了吧。罗洛亚·卓洛一般的迷路狂,即便拥有罗洛亚·卓洛一样的单兵作战能力,也是不适合做将军。

由于未能及时与卫青会合,错失活捉单于的良机,在卫青只是调查原因,并没有过于苛责李广的情况下,李广的性格缺陷再次暴露,竟然自刎而死。

我们总结一下:

自己主动请缨,自己违犯军规,自己犯了低级错误,自己耽误了国家重大战役,自刎而死的原因却是“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到死还不知自己的错误,不觉得对不起君主,不觉得对不起国家,不觉得对不起统帅,不觉得对不起整场战役的参与者,不觉得对不起全军将士,死因——我可以犯错,但是不要用文字侮辱我,到死也不觉得自己有错,我宁可死也不想面对你们“瞎写”。

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这样。

1,论关系,卫霍有裙带关系,皇后卫子夫和他们是一家人。李广没有。

2,论战功与能力,李广名气虽大,然汉武用他前汉对外战争多为守势,很少主动出击,面对匈奴机动性强的游击战,很少能斩获敌人首级,自然就淡不上什么战功,而汉高祖白马之盟定下以战功封侯的传统。马邑之围后,汉武转守为功,分别派4路大军攻击匈奴,李广一路被全歼,自己也被活捉,幸好其机智逃脱。同样的第一次领兵进攻,卫青一路纵横千里一举推毁匈奴龙城圣地。同样,第一次领兵800的霍去病首次作战就斩获数倍自己的敌人首级。后面的战争也不必多说,卫霍的能力与战功都比李广强。

3,论为人,卫青低调内敛,霍去病意气风发,而李广高调,直接而又脾气大缺少优秀将帅的城府。李广的脾气不像卫霍得人缘。

综上,卫霍有能力又有关系还会做人,自然升得快。相比较,李广的能力就差很多了,机会也没把握好,自然难封了……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在中国历史上,李广将军的知名度很高,丝毫不亚于卫青和霍去病,这点也能说李广将军的能力,他曾经深入大漠,成为匈奴人的劲敌。但李广本身有着很大性格缺陷,胸襟不是特别宽广,这也是他最后竟然自杀的原因。

其次,李广的运气确实也不好,年轻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机会,反而在平定七国之乱中,与梁王保持了过密关系,被皇帝猜疑,说明他的政治敏感度不高。

等到汉武帝准备与匈奴决战时,李广年事已高,尽管他有一腔报国之心,但汉武帝对他还是不放心,把先锋的位置留给了别人,因为运气不好,结果竟然迷了路。

最后一点,在大规模作战上,霍去病和卫青确实比李广更胜一筹。

很简单,他们是铁杆外戚,卫青是汉武帝大舅子,汉武帝是霍去病姨夫。你说为什么?

东西汉几百年,政权只有几届皇帝还全能把持住,其他时候都是被外戚和宦官把持的,要不你以为氏族门阀怎么来的。

真是能力不足,看他们一生的战绩就知道了,两个基本没败仗,一个基本没胜仗,还没事就迷路,汉武帝又不是傻子。只不过是史官有意的对李广美化,对卫青丑化,据说是因为卫青的出身问题。

因为没有过硬的关系啊,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声明:本内容来自QQ快报问答,版权归QQ快报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本文来自:百度知道日报前不久,中蒙两国的考古学家,在蒙古国杭爱山的一片崖壁上,找到了一块摩崖石刻,经过细致的考证和检验后,考古学家们宣布,曾经消失了近两千年,只在史书中出现过的《封燕然山铭》被发现了!了解汉匈战争的人们都知道,在这场跨越数百年的战争中,汉王朝涌现出了很多英雄战将,从汉武帝时期的卫青、霍去病,到后来的程不识、耿恭等等,他们战功卓著,却都没有完成攻灭匈奴的伟业。而最终击破匈奴,解除北方边患的,就是这部《封燕然山铭》摩崖石刻的设立者——东汉大将窦宪。按理说这样的丰功伟绩,窦宪在历史上的地位足以超越卫青、霍去病,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战将,但是为何他默默无闻、不经常被提起呢?这就要从他的人生经历说起。窦宪字伯度,东汉扶风(近陕西咸阳)人,汉章帝时期的著名外戚,妹妹是汉章帝的章德皇后。汉章帝建初二年,身为皇帝大舅子的窦宪被封为郎将,又很快封为虎贲中郎将,享受可以入内宫奏事的权力。汉和帝继位时年少不能亲政,窦太后临朝称制,又对窦宪官升一级,让他主管内宫机密,并对外发布诏令,一时间窦宪权倾朝野。但是好景不长,窦宪因为派人刺杀太后的宠臣刘畅失败,计谋败露被太后问责。正巧当时已经依附汉朝的南匈奴单于请命出兵击退北匈奴,窦宪为逃死罪,请命出兵戴罪立功,获得了太后和汉和帝的准许。于是,窦宪从一个戴罪之臣,摇身一变成为了出征匈奴的车骑将军,带领副将执金吾耿秉,共领骑兵8000,在南匈奴、乌桓、羌胡等三万余少数民族军队的配合下,向北匈奴挺进,开始了自己名震天下的的将军生涯。北伐大胜燕然勒功永元元年,窦宪率三路开始北伐。他与耿秉各率精骑4000,连同南匈奴左谷蠡王的1万骑兵,共1.8万骑兵,由朔方郡的鸡鹿塞北进;南匈奴单于屯屠何,率匈奴数万骑兵出满夷谷;度辽将军邓鸿及乌桓、胡强骑兵8000人,会同南匈奴左贤王的1万骑兵出稠阳塞,这三路大军共同的目的地是涿邪山。联军日夜兼程,在稽落山地区遭遇北匈奴单于主力部队,窦宪立即下令骑兵迅速突击,很快就击溃了敌军,北匈奴单于率残兵逃跑。窦宪严令骑兵快马加鞭迅速追击,在私渠比?海追上了北匈奴单于的残兵,一阵冲杀过后,斩敌一万三千多人,北匈奴单于率领数百骑兵趁乱逃跑。此战缴获牛羊数十万头,遭遇重创的北匈奴81个部落投降,前后俘虏近20万人。第一次出征就获得大胜的窦宪可谓是意气风发,在班师回朝的过程中,他率领众将士登上燕然山(今杭爱山),并命中护军班固刻石做铭,留下了《封燕然山铭》,歌颂汉军的丰功伟绩。班固回朝后,将石刻的内容记录在了《汉书》当中,这就是“燕然勒功”这个典故的由来。班师途中,窦宪派遣使者带上金帛前往北匈奴单于暂住的西海招降,北匈奴单于自知力量微薄,表示愿意臣服汉朝,并请使者将他的弟弟一同带回,以视臣服之意。二次北伐再获大胜大汉朝廷对北匈奴单于只派他弟弟入朝而非亲自前来感到非常的不满,认为北匈奴并没有臣服的诚意,决定再次北伐,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窦宪的身上。永元二年,做好准备的窦宪统辖河西各地兵马,以邓叠为副将,从凉州出兵北匈奴,北匈奴单于听说汉军又来讨伐,急忙上书说自己会亲自入朝。但此时,e799bee5baa6e59b9ee7ad9431333365636132和北匈奴一直有矛盾的南匈奴不想就此罢休,上书汉朝廷称可以趁此时机完全解决北匈奴问题,虽然这个借刀杀人的招数被汉朝看破,但是其中能趁机消灭北匈奴的建议也不是没有道理,考虑再三后,汉朝答应了南匈奴的请求,密令窦宪大军不要停留,直击北匈奴。得令的窦宪连夜包围北匈奴大营,北匈奴单于大惊失色,仓皇应战,最后战败负伤,只带十几名亲兵逃跑。攻破帝国统一北方永元三年,窦宪因战功卓著被封为大将军。此时的北匈奴已经羸弱不堪,窦宪上书进行第三次北伐,目标就是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不久朝廷准奏,窦宪派遣狄燮、司马尚任带大军远征策西域,在金微山将北匈奴王庭包围,经过激烈的激战,大败北匈奴,斩杀5000多人,俘获了北匈奴单于的母亲,单于独身逃走,不知所终。这次超过5000里的行军,是汉朝历史上最远的一次行军。战后,北匈奴单于的弟弟向汉朝遣使称臣,汉朝后来将他立为单于,将北匈奴和南匈奴同等对待。至此,汉朝完成了对匈奴的征服,实现了对匈奴分而治之的战略目的,也结束了延续上百年的汉匈战争。汉朝的北部边患终于被解除,中国北方终于被东汉统一。这一壮举无疑推动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进程。回溯窦宪击破匈奴的整个过程,汉军能屡屡击败以强大骑兵著称的匈奴,汉朝强盛的国力是首要原因。东汉自光武帝继位到汉明帝时期窦宪开始北伐前,经历了“光武中兴”和“明章之治”两个连续的高速发展时期,人民休养生息,国力渐渐恢复和增强。西汉末年衰微破败的景象被彻底扭转,东汉重新变成了国力强盛的大国,为对匈奴的战争做好了充分的人力和物力的准备,也为最后的胜利奠定了重要基础。其次,这几次征讨北匈奴的部队中,除了汉朝的部队以外,还有南匈奴、乌桓、羌胡的部队。首先军队的规模上就要比北匈奴多很多。汉军严明的军纪,过硬的军事素质和先进战法,连同其他族裔军队彪悍的作风结合起来,北匈奴的战斗力再强也无法抵挡,这种方法,成为后世各朝代抵抗少数民族骑兵的重要方法。另外,曾经强盛的匈奴帝国四分五裂,日薄西山。分裂为南北匈奴后,南匈奴内迁依附汉朝,学习了很多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技术生产力和文化知识,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这对北匈奴各部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因此北匈奴的逃亡事件频繁发生,实力进一步削弱。此外,北匈奴内部各部族之间互相倾轧,加之自然灾害严重,内部不能形成团结对抗汉军的能力,故而在汉军的大军围剿下,一触即溃。当然,此次得胜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窦宪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他善于把握稍纵即逝的战机,同时又知道如何扬长避短。在三次北伐中,面对行动迅速、飘忽不定,但因实力不足、又惧怕决战的匈奴骑兵,窦宪指挥汉军采取急速突进,找准匈奴主力穷追不舍的方法,既很快的赢得了胜利,又避免了陷入长途跋涉引起的战斗力下降的问题。然而,皇权至上为中心的专制王朝,一个战功如此卓著的将领还是逃不过“功高盖主”的质疑。永元四年,亲政的汉和帝和大臣合谋,发兵清除了窦太后一党,窦宪也做为外戚被赐死。不仅如此,他还被史书扣上了“开辟东汉外戚专权局面”的帽子,甚至被后世的文人墨客当做东汉灭亡的始作俑者大加鞭挞,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他摧枯拉朽击败匈奴,统一北方,结束汉匈百年战争的功绩。当然也有人记得这位功勋战将的丰功伟绩,《后汉书》中就详细记载了窦宪击破匈奴的具体情况,《后汉书》作者范晔更是认为他的功绩超越了西汉的卫青、霍去病二人,对世人对他的凉薄态度愤愤不平。古语有云:“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王朝的统治者们,往往对功勋卓著的战将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心存忌惮的多,而能知人善任的少。很多冤死的功臣们,也多是不会揣测帝王心思,一心为国家昌盛努力,却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这些人和事都为我们昭示着很多处世哲学,仍然值得现代人深思内容来自www.07swz.com请勿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