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零下1度被罚赤膊在屋外写作业,家长适当体罚子女是否正确?

*花雪*张驰边走边数着手上的新生名单,在走廊上碰到系党委书记李昆玉,点个头笑笑,李昆玉叫住他,“你做本科(2)班的班主任?“是啊,刚想开个会。“你们班,有个女生,长得像个狐狸!李昆玉低声道,“你得多管教着点,别出事,我们系今年正评优呢!张驰厚道地笑笑,答应了。六十人一个班,坐得满满地,张驰在讲台上一站,马上有大胆的女生喧哗尖叫,他自若地一笑,是的,所有人都说他长得像刘德华,不过比刘德华年轻,比他瘦,而且,还戴着一副五百度的近视眼镜。他扫视这些年轻的脸,红粉芳菲,像早上望向太阳的向日葵,一律的热切、幼稚、微笑—只除了她。他一眼就把她看出来了,在人群中,即使她有意隐藏,有意坐在最后一排,角落,套着一件大的灰色的T恤,头发凌乱地剪得又短又碎,像个刚睡醒的小男孩。他不敢在她脸上多停留一秒,不敢多看细看一眼,然而那张脸却清楚印在心上。那个狐狸是她。每个人都站起来自我介绍,她的话平平常常,张驰边听边把眼镜摘下来擦拭,她便模糊成一个没有面目的人,但他听见她的名字,花雪。回来找她的档案,翻开,父亲一栏是空白,没有兄弟姐妹,社会关系,只有一个从事个体美容业的妈妈。她的字,小小的,笔划平直,中学老师的评语,十分平淡,一堆字,有与没有一样。她十八岁,小一寸的照片里,她凝素得像个圣女,但世人是绝不会把一只狐狸错奉为圣女的,她天生就是一只狐狸,媚斜的眼角,精细的鼻尖,微挑的唇线,小而尖的下巴,即使她静止屏息,还是有隐隐的邪气缭绕不散,还是有冉冉的风情悄悄盛开。深夜里他竟打了个哆嗦。只原天下太平,即使闻到惘惘的危险,仍然这样心寸侥幸。可想不到开学第八天,花雪就惹事。不过是参加学通社,稿件评比她是录取名单第二,面试的时候,不知何故没通过,她一气之下,出去抓了块石头,抬手就把人家的窗玻璃砸了。张驰去学生科领人,不顺利,花雪死不肯认错,抱着手臂,*着墙,眼睛斜着看灯管。科长说不写检讨就别走,就这样耗着,到了下午七点。然后科长说回去吃饭,办公室剩下他们两个。张驰叹了口气,拉张椅子过来,“你坐一会吧。花雪想了想,有点摇晃地坐下,宽大T恤掩不住她婀娜的姿态,而她极力对抗的神色,也好像支持不住了。张驰伏在桌上代她写一份检讨,这种东西,他平生还真是第一次写,但只要语气谦恭,态度诚恳,细节摸棱两可,整体痛悔莫及也就差不多了。有意的,他模仿她的笔迹,小小的,平直的笔划,他在包庇、窝藏、协同犯罪,他无声地笑笑。带花雪出来时,星星满天,她踟躇地跟在后面,欲行欲留。饭堂早就打烊了,张驰自然地说,“去我宿舍吃碗面条吧。他的宿舍在校园里一个老院子里,一排红瓦平房,院子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种。简陋的单身宿舍,简单的荷包蛋面,花雪抱起碗就吃,滚热的汤水烫着她的嘴,她不时吹着气,呲牙咧嘴地,小小的狐狸,其实她还是个孩子。张驰不再看她,背了身备课。一大碗面吃的精光,她自觉地洗干净碗筷,水声停止,她的脚步细碎过来,终于说了一句话,“张老师,我吃饱了,是不是还得回学生科罚站?“不用了,你回宿舍吧。张驰头也不回。“可是我还没写检讨,他们不会放过我。“你不是死不认错吗?张驰写着教案。“我哪里有错?我一进去还没说两句话,他们就说我不行,还没出门,就有人说我像妖精,长得不正路!花雪的气又上来了。“所以你就砸人家的玻璃?张驰没停笔。“我长什么样关他们屁事!“人家怎么说又关你什么事呢,这世界多少玻璃,你砸得完吗?“凭什么全世界的人一看见我就说我是坏女人,我干什么坏事了!花雪带着哭腔喊。张驰停下,回过头,看着她,说,“你是个好孩子,我相信。说罢仍转过身备课,“回去吧,回去看看书。花雪怔了许久,小声说,“老师,我走了。细碎的脚步声到了门边,“吱呀”一声掩好门,远去了。张驰扔了笔,长舒了口气。除了那张脸,花雪算是个好学生。她勤快、认真、好学。只是有时太过刻意的抑制自己,比如,上课老师提问,她明明知道答案,却从不举手,非到了老师从头到尾地一各个问,只到她头上,她才肯说,她以为这是低调,但很多女同学却说她装蒜。周末的舞会,别的女生极尽装扮,花枝招展,她还是一件大T恤,蓬头短发,缩在蚊帐里做功课,不想招惹是非,却偏引来院里最惹眼的男生排着队在楼下高喊她的名字。渐渐地她也明白,想获取女生的友谊是个奢望,只要能相安无事就好,她也便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日子,习惯了女人对她有意避开的冷淡眼神,男人不敢直视的炽热目光。只要平平安安,快点毕业,有个体面的工作,自己可以赚钱攒钱,实现一个梦想。花雪的愿望是别人猜想不到的简单。转眼冬天就来了,黄昏下了场薄雪,天更是黑得凄惶。张驰早早上了床,盖了张毛毯看书。十二点左右,他听到有人细细碎碎地敲门。夜半的敲门总是让人不安的,他厉声:“谁?门外浓浓低低的鼻音,“老师,是我。花雪?张驰的心跳得快起来,门外,缩成一团的花雪,零下九度,她却只穿了一身厚布的花睡衣,脚上连双袜子都没有,抖得厉害,张驰连忙把她拽进来,回身抄起棉被把她重重包上。花雪不停地打喷嚏,小脸冻得惨白,却努力挤出一句,“对不起,老师,我借件大衣就走。“发生什么事了,你得跟我说!张驰手脚麻利地用电锅煮着姜汤。花雪垂着眼,她的睫毛长而微卷,美丽而凄楚。她努力把眼泪咽回去,直直脖子,清了两声嗓子,“我出来上厕所,她们把门锁了,我叫不开,在外面站了半小时,实在冷得没办法,只好翻墙出来找你。“她们怎么可以这么干?张驰生气地。“上周李夏的男朋友约过我,我当然不会理睬他,但是昨晚李夏哭了一晚上,说是分手了,她恨我吧,她们都恨我吧,何必有理由,我天生就是个坏女人,和我妈一样。花雪讥谑地一笑,“以前是这样,想不到大学里还这样,早知道,我这么辛苦考什么?张驰掀开盖子用勺子搅着姜汤,蒸汽蒙上来,他把眼镜褪去,不懂得无何安慰她。“我这个人是没有希望的了,到哪都一样。花雪整个人缩在厚厚的棉被里,但脸上的寒气却深起来。张驰装了碗姜汤,暖香的热气,“过来喝了。花雪裹着被子重重叠叠地移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她低下头,剪短的发,像黑软滑亮的裘。“我说过,你是个好孩子,我一直相信。张驰说,“希望是自己给的,别太在意别人。花雪抬抬眼,姜辣出了眼泪,“我就知道,你这儿是最暖和的。院子里有脚步声,夜归的小两口在争论着什么,吵嚷着开琐,他们住隔壁,墙壁薄,一举一动,声音清楚。张驰不由得向窗外张望了一会。“老师,我喝完了,真暖和,那我也就回去了。花雪轻松地,“只好麻烦你借一件大衣给我,你平时不怎么穿的那些,有吗?“那你去哪啊,已经这么晚了。张驰犹豫地问。“我想起一个师姐,是老乡,我过去找她,和她挤一晚吧。花雪说,“哎哟,还得向你借双袜子。张驰已经动手找大衣了,却还说道,“要不,你在这儿住一晚,我出去找地方。“不了,要是被人看见了,你几辈子也洗不清了。花雪“嘻”地一笑。张驰尴尬地笑笑。看见她蹑手蹑脚,迅速消失在黑夜里的身影,张驰不止一次想叫住,“花雪,别走了。寒气从门外庞然地逼进来,他徒然后悔又徒然心疼,她能去哪儿呢?漠漠的冬夜,漠漠的雪野。她是一只无处藏身的小兽。第二天下了课,叶翠琼在办公室等张驰,她是留校的学生,系里负责女生风纪的辅导员。她仰着下巴笑着看他,意味深长地,直到感觉张驰看紧了她。“张老师,你们班的花雪,一夜没有归宿,今天早上穿着男人的衣服回来—你怎么看?张驰淡淡地,“你找她谈过吗。“谈过了,就在里面,花雪,你出来一下。翠琼向里间喊了一句。花雪已经换了衣服,眼圈乌青,故意不去看他。“你看,班主任都来了,你不该瞒着大家,这也是为了你好。“我已经说过了,去同乡那儿,衣服是她哥哥的。“但你又说不出是哪个同乡,你要知道,我们必须为你负责。张驰平静地打断,“她昨晚去了我那儿,衣服是我的。“可是我只是借了一件衣服,不够半小时就走了,真的!花雪惊愕地看着他,忙大声辩道。翠琼停了一会儿,笑笑,“花雪回去上课吧,这件事算了。待到花雪走到门口,她又有意无意地补上一句,“这事我不会向别人说。看着叶翠琼会意的样子,张驰有点憋气。不管别人怎么想,期末考试成绩出来,花雪考了年级第二。有人说她作弊,监考老师被她迷住,所有男生被她迷住,改卷教授被她迷住,答案被她迷住。张驰在路上看见她,肩膀上被着个大口袋,难得穿了件火红的滑雪衣,像个偷了粮食的火狐狸。一看到他,她脸上舒然笑开了,妩媚地。他要避开眼睛。“张老师,我们要开化妆舞会,你来吗?花雪热切地看着他。“他们让我买点东西,我也有份布置会场的。花雪喜滋滋地,“大家一起忙活,我心里特别高兴!张驰点头,“嗯,你看,慢慢地不好起来了吗?“不知道化妆成什么好呢?我想不过来,好兴奋!花雪正说着,一辆银灰色的沃尔沃无声息地开过来,花雪的脸色马上严峻起来。车窗缓缓摇落,一张保养极好的中年男人的脸诚惶诚恐地探出来,“花雪。“老大爷,我说了你别来找我!“我只是路过,来—看看你。男人脸红了,小声嘀咕着,“我哪有那么老,什么老大爷。“看完了就走吧,啊,走吧,快走!花雪不耐烦地挥着手,男人不情愿地开车走了。“是谁啊?张驰问。“管他谁,反正是打坏主意的。花雪撇撇嘴,“男人都坏透了,不过除了老师你,还有我爸爸。“你爸爸—”“在阿尔及尔,也就是阿尔及利亚,北非呢!花雪孩子似的自豪。“那么远啊!“对啊,我爸是工程师,支援非洲的,等我毕业了,攒了钱,就去找他!不断有过往的人回头猛看着花雪,她的兴致被打破了,“以后有了钱,我还要整容,整个好人的脸。张驰忍不住笑了,不禁伸手摸一下她的脑袋,“孩子话!化妆舞会,本2的女生各领风骚,纯洁的白雪公主,妖艳诡异的女巫,楚楚可怜的古典仕女,热烈豪放的卡门,还有可爱的大白兔,小花猫,脸上是闪烁的面具,在闪烁的灯下忽隐忽现,哪个是花雪呢?张驰被旋转的人群围着,有点眩晕。他挤出来,到后台上透透气,回头却见到一个大白猪落寞地坐在椅子上。很厚大的面罩,笨笨地,脏脏地。“你是谁?..www.07swz.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男孩零下1度被罚赤膊在屋外写作业,家长适当体罚子女是否正确?:有新闻称,贵阳一名男孩赤身裸体坐在零下1度的屋外写作业,男孩被冻得瑟瑟发抖,边写边哭。孩子父亲表示,孩子今年上4年级,平时在室内不好好写作业,教育他也听不进,才恨铁不成钢,对他采取了体罚教育。男孩对此则表示不怨恨,以后会好好听父母话,努力学习。而孩子父亲也承诺,以后再也不会采用这种方式体罚孩子了。对此事件大家怎么看?你支持体罚教育吗?

体罚教育有深厚的文化传统,“不打不成器”的观念深入人心。但是不得不说体罚的效果确实不怎么样。当家长不得不体罚孩子的时候,孩子很多的行为习惯都已经很糟糕了,所谓的体罚孩子、打骂孩子是为了教育孩子,其实更多的时候可能是发泄被孩子淘气、“不听话”带来的“负面情绪”。结果就是,打骂完孩子,孩子可能会对一些简单的行为发生改变,但对一些复杂的行为,如“不做作业”、“读书”等没有太大的效果,更难把作业“做好”。

在我踏出教室门口的一刹那,突然,一种沉重的历史使命感压抑在我心头,多少年的文化在我心中吐呐,当我赶上去对那个男孩进行认为关怀的时候,发现他也在凝视着我,雨水从我们的脸上滑落,他看着我的眼睛,

当然,家长们可能会问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新闻中所说的那样,孩子怎么教导就是不听话,就是不好好做作业,“不打怎么办”?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想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给你们写信吧。虽然这是一份作业,但却也包含着我心中最真挚的情感。首先,我要感谢你们这16年来对我的抚养。在这16年里,你们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不打怎么办”?已经有无数的老师和家长问过这个问题了,而家长打孩子的主要原因都是和“写作业”相关的,“作业”是一个和孩子道德、行为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密切,更多的时候是因为“不会”。打骂教育和惩罚一般情况下都是为了禁止人不要做某事,对于要求智慧参与的行为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式。

首先想到的,然后减去您所期望的原来的号码,然后乘以八零下五,然后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右 一个人走了下跌,他起身走到去摔了,所以他说;早知道,我就是不起床 降雨将落在河小溪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以说,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当学生不会做作业的时候,您就是打死自己的孩子,他该不会做还是不会做。

可能又有没有耐心的家长和老师会说,不要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告诉“怎么办?”

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不打不骂孩子依然可以把孩子教育好。坏消息是,没有“点石成金”的方法。教育孩子对于家长和老师来说是一个“宏大”的工程,也是家长教育的艺术。如果非要一个简化版的方法,那就是去爱,去包容,但是又不能放纵,要多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孩子,去理解孩子。这样可能保证不了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家的孩子优秀,但是至少孩子是一个不会成为一个伤害家人、社会的人,会成为一个有爱的人。

当然有家长说就是要找到让孩子成为优秀的人的方法,这里只能说您都不一定优秀为何要强迫自己的孩子比他人优秀呢?

在中国,无论家长体罚孩子还是教师体罚孩子,都不罕见。那体罚能不能称为教育,这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有人认为体罚可以是一种教育手段,因为对某些经常违反纪律的孩子而言,体罚是一种至少表面看较为有效的方法;有人认为体罚本身就是反教育的,因为体罚的结果往往以孩子失去自尊,身心受到伤害为代价的。

在实践操作层面,我们暂且搁置不同,既然家长和老师不能避免使用体罚,就暂且承认体罚是一种教育。那么体罚教育关键在于度的把握和风险的评估。因为,既然当成一种教育手段,目的就是希望孩子改正错误,健康发展。因此,度的把握非常关键,如果家长、老师不能在教育实施整个过程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导致情绪严重失控,其结果一定不是教育者希望的。另外一点,教育者要了解孩子的性格,气质,成长经历等,因为事实说明,有些孩子抗挫折能力很强,如何体罚教育,孩子都不受影响,而有些孩子不要说打骂,当众训斥,就是一句话说重了,都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其结果是任何一个家长和老师不能承担的。

总结一下,体罚如果是一种教育,不是任何一个自诩为教育者的人,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了解自己,控制自己,就可以肆意使用的。这样可以证明很多针对儿童的暴力行为往往是父母老师打着“为了孩子”的幌子最后却伤害了孩子。

小时候谁没有被父母打过体罚过?其实父母惩罚孩子很正常,但是体罚也要分轻重的,如果体罚孩子让孩子的身心受到了伤害,这种行为就要不得了,毕竟小孩子很多时候不一定非要通过体罚的方式让他明白一些事情。

身边也有遇到过一些体罚孩子的家长,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我小舅舅的儿子,暑假去他家玩,小表弟因为做作业的问题,天天晚上要被他爹打,并且还是跪着被打,没有夸张和开玩笑,真的是天天被打,打起来几乎都是哭天喊地。

但是完事之后该怎样还是怎样,他爸爸在身边的时候在装的很乖乖的在做作业,等他爸爸一走,就开始玩小动作了。我记得打得最狠的一次都打出血了,但是没什么用,用我们老家的话说是已经“打油了”,就是完全不怕挨打这种事情了。

不同的孩子,其实教育方式也有所不同,实际上很多家长心里也很清楚,光是打骂孩子作用并不大,还是需要家长耐心陪伴和理性的给孩子分析问题所在,实际上只要稍微听的懂话的孩子,你和他好好说,仔细的分析,并且告诉他如果你这么做爸爸妈妈不高兴,孩子几乎都可以听得进去的。

很无奈的是,很多家长其实真的没有多少的时间和耐心能够和孩子沟通,所以体罚孩子是唯一的途径。毕竟大部分成年的耐心很有限,在辅导孩子作业的时候,一遍两遍可能还有耐心,三遍四遍的时候语气估计就开始变化了,到了五遍六遍孩子还不明白的时候,就要开始找找有没有可以上手的“武器”了。

因为曾经也经历过被家长辅导作业的恐惧,所以其实也很能够理解孩子的那种心情。爸爸妈妈在旁边看着写作业,总有一点不自在。特别是做错了家长有点生气的时候,脑子完全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怎么写东西了。算题的时候算一个步骤都要担心是不是错了,算好了还要看看家长的脸色是否正常。

所以在教育孩子本身就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孩子不可能瞬间懂事,最好的方式是家长和孩子共同成长,都要给对方更多的耐心才可以。其实关于问题中这位家长的行为,虽然不可取,但是人在愤怒的时候特别是对孩子“恨铁不成钢”的时候,真的是做出一点过分的行为很正常。

哪怕平时在怎么爱孩子,在孩子把自己给气的不行的时候,都想要忍不住打两下。教育是需要惩罚的,但是惩罚本身是希望孩子能够明白自己的错误,只是希望家长们都能够把握住惩罚的这个度,毕竟谁都不希望惩罚变成了伤害。

中国有句古话,严师出高徒,棍棒出孝子。对于家庭教育过程中的适量体罚,我认为未尝不可,但必须把握好一个前提——父母对于子女的承受能力要有一个准确的预估和判断!

从贵州这位父亲罚孩子在零下1度屋外写作业案例可以看出,孩子事后没有怨恨之心,并表示以后会听父母的话、好好学习。而父母也承诺以后不再用这种方式来体罚孩子。所以从这一次的经历来看,父子双方都得到了很好的教育,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地方。

由此,我还想到了古代“岳母刺字”的典故。如果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岳母在孩子背上刺字的行为,恐怕是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的,而我们至今更多的还是把此典故当做一个正面案例来看。即便现在的孩子,从成长环境到内心等各方面,都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但还是需要一定量的压力教育的。

所以,父亲罚孩子在零下1度屋外写作业,没必要过分解读。如果你觉得自家孩子能够承受,偶尔有一些类似的教育方式,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毕竟“温室花朵式”教育误人的案例太多了!

体罚孩子,似乎很多家长都经历过,加上现在的孩子本来就比较调皮,很多家长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本来好好的脾气也会被惹毛。网上有句话说得好,“不改作业,母慈子孝;一改作业,鸡飞狗跳”。可见现在家长在对待孩子的教育上,更多的是无奈。

所以,才有了新闻上这个贵阳家长体罚孩子的事情,根据新闻报道,这位家长在外面零下1度的情况下,让孩子在室外做作业,目的是为了让他长长记性,避免以后不再在做作业的问题上犯错误。

家长的初衷是好了,孩子调皮的事可能也是真的。但这种做法,可能稍微有点过度。有人说过,小孩子犯下的所有错误,其实都是父母教育上的过失造成的。父母其实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很多时候是需要反省自己,不能一味地责怪小孩子调皮,不听话。友善和谐的亲子关系,才是家庭教育最基本也是最起码的。

体罚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反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父母还是要做好孩子的引导工作。

我觉得不正确。

体罚对于中国的孩子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家长们的理由千千万,“孩子不打不成材”“棍棒之下出孝子”等等。体罚,是一种管束的惩罚,是对孩子心灵上的一种伤害,使孩子不得不臣服于此。建议父母更多的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孩子,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使用正确的方式引导孩子。

我觉得不正确。

体罚对于中国的孩子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家长们的理由千千万,“孩子不打不成材”“棍棒之下出孝子”等等。体罚,是一种管束的惩罚,是对孩子心灵上的一种伤害,使孩子不得不臣服于此。建议父母更多的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孩子,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使用正确的方式引导孩子。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什么叫适当?什么叫体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标准。挂电风扇上打我觉得适当,打的屁滚尿流我觉得才叫体罚。你觉得怎样适当?怎么算体罚?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并没有一个标准来说自己是适当的体罚,适当这两个字太害人了。我不是反对体罚,而是反对没有标准失去控制的人性。我见过时常适当教育老婆孩子最后演化成家暴的悲剧...心有余悸。心有余悸。

我觉得体罚不对

但是…

对于体罚教育小男孩却表示不会怨恨,而孩子的父亲也承认这种体罚方式的确有些过激,不过他认为这都是为了孩子好。尽管他的教育方法不太正确,但孩子确实有明显的进步。许先生承诺,以后再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体罚孩子了。而小男孩也表示,以后会吸取教训,好好听父母的话,努力学习。

好吧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适当体罚可以的,让孩子感受一下居住在大山区里的孩子生活挺好的呀,体验生活了

在属于家庭暴力和虐待儿童,已经构成犯罪。

对于孩子的教育不应用这种体罚的方法。

教育孩子要注意方式方法,过度休罚会给孩子身体造成伤害。

适当的体罚,我觉得还是可以的,但是不要伤害了孩子的身体才好。

有病的家长教育孩子方法很多

我反对。把孩子冻出毛病来也未必能解决问题,体罚是无能的家长惯用伎俩。

成绩的优异不能代表什么

声明:本内容来自QQ快报问答,版权归QQ快报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这是明显的因果关系导致孩子死亡。首先是拐卖儿童,其次是故意伤人最终导致死亡~两罪并罚~内容来自www.07swz.com请勿采集。